游神的星期天(三)

  • 日期:07-25
  • 点击:(1856)


  雨敲打着我的大格子伞,伴我走上了醴陵的步行街,宽阔的步行街的两边遍布着装修精美的各种品牌的服饰店,鞋店和床上用品店。也许因为下雨的缘故,又因为到了中饭时间,街边行走的男女寥寥无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将雨伞收了,慢悠悠地擦着沿街店面的门脸向前移着脚步,一边将我的眼神散漫地投射进了路过的女装店。年轻的女店员笔直地立于店门的两边随时恭候着走入店门的顾客的光临,只可惜门庭冷落,真是浪费了美女们的表情。

  一家品牌为“朵以”的女装店吸引了我的脚步。我记得十一年前自己花九十块钱买过一件这个品牌的白色T恤,穿了一次后洗了挂在六楼的家的窗外晾晒,结果我的那件可怜的衣服在风中飘落再没见了踪影。这件并不打紧的小事存留在我相关于醴陵的记忆中未曾随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淡忘,让我感觉颇有些纳闷。对于衣服,我一向喜新厌旧,自己会对那件衣服的失去念念不忘,八成还是因为它还在簇新的时候就退出了我的世界,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我的价值观。

  走进“朵以”,我朝店里扫视了一眼就感觉有些失望了。货架上挂着的都是一些过时断码的春秋装,少数一些花花哨哨的夏装,靠墙壁上方的货架上一顺地挂着各色的羽绒服,让人一看就觉得要出汗,索幸店里有中央空调释放出的冷气。我的眼光在那件黑色的轻薄羽绒服上停留了大约十分钟,我的这个眼神被年轻的导购员捕捉到了,于是我身后便响起了女店员甜美的声音:“姐,需要试试吗?这款式很适合你呢,而且现在反季促销,买到就是赚到喔。”

小了一码的黑色裤子。

  雨一直无休无止地下着,不紧不慢,不知疲倦,而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转眼已近下午一点了,我在心里问自己,该去哪儿吃饭呢?下午该如何打发呢?我东张西望着走向了李畋西路,突然我心里就有了主意。先去那家名为“浩斯”的店吃个套餐,再跑去KTV唱几首歌练练肺活量释放下情绪,如此甚好。

  我心情极好地朝“浩斯”走去,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那会电话响起,是我们教务主管大旷老师的来电。

  “贺贺呀,在哪呢?”

  “旷校,怎么了呢,有什么安排吗?”大旷老师一般都不会打我电话,除非有工作安排。

  “我们几个都在学校呢。”大旷老师笑声朗朗地说,董老师,创创的笑声也传进了我的耳朵。

  他们三个人一块,笑得那么轻松放肆,打电话呼我,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拉我凑局。本人虽蠢笨,也还是懂得他们几个的套路的,哈哈。

  “旷校,难不成是准备搓麻将呀?”我嬉笑着说。

  “哎呀,这鬼挺聪明的。你在哪嘛?”大旷老师问我。

  “我来醴陵了呢。”我老实回答。

  “跑醴陵去了?有事呀?”大旷老师继续发问。

  “我这不吃饱了饭没事做嘛,就买了张火车票来醴陵逛荡逛荡呢。”我实话实说,但听着却不像实话。

  “你倒够潇洒呀。那打牌怎么办?三缺一呢。”大旷老师丢下了重磅炸弹。

  “我买了下午六点回株洲的票呢。”我说。

  “要不,我们也来醴陵?”大旷老师提议。

  “好啊好啊。”我哈哈着忙不迭地回他。

  但我心里想着,大旷老师肯定是跟我闹着玩的,先不管他们,我吃了饭再说。

  我继续朝“浩斯”的方向行进着。

  96

  贺碧琼

  11.9

  2019.07.21 09:32*

  字数 1336

  雨敲打着我的大格子伞,伴我走上了醴陵的步行街,宽阔的步行街的两边遍布着装修精美的各种品牌的服饰店,鞋店和床上用品店。也许因为下雨的缘故,又因为到了中饭时间,街边行走的男女寥寥无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将雨伞收了,慢悠悠地擦着沿街店面的门脸向前移着脚步,一边将我的眼神散漫地投射进了路过的女装店。年轻的女店员笔直地立于店门的两边随时恭候着走入店门的顾客的光临,只可惜门庭冷落,真是浪费了美女们的表情。

  一家品牌为“朵以”的女装店吸引了我的脚步。我记得十一年前自己花九十块钱买过一件这个品牌的白色T恤,穿了一次后洗了挂在六楼的家的窗外晾晒,结果我的那件可怜的衣服在风中飘落再没见了踪影。这件并不打紧的小事存留在我相关于醴陵的记忆中未曾随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淡忘,让我感觉颇有些纳闷。对于衣服,我一向喜新厌旧,自己会对那件衣服的失去念念不忘,八成还是因为它还在簇新的时候就退出了我的世界,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我的价值观。

  走进“朵以”,我朝店里扫视了一眼就感觉有些失望了。货架上挂着的都是一些过时断码的春秋装,少数一些花花哨哨的夏装,靠墙壁上方的货架上一顺地挂着各色的羽绒服,让人一看就觉得要出汗,索幸店里有中央空调释放出的冷气。我的眼光在那件黑色的轻薄羽绒服上停留了大约十分钟,我的这个眼神被年轻的导购员捕捉到了,于是我身后便响起了女店员甜美的声音:“姐,需要试试吗?这款式很适合你呢,而且现在反季促销,买到就是赚到喔。”

小了一码的黑色裤子。

  雨一直无休无止地下着,不紧不慢,不知疲倦,而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转眼已近下午一点了,我在心里问自己,该去哪儿吃饭呢?下午该如何打发呢?我东张西望着走向了李畋西路,突然我心里就有了主意。先去那家名为“浩斯”的店吃个套餐,再跑去KTV唱几首歌练练肺活量释放下情绪,如此甚好。

  我心情极好地朝“浩斯”走去,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那会电话响起,是我们教务主管大旷老师的来电。

  “贺贺呀,在哪呢?”

  “旷校,怎么了呢,有什么安排吗?”大旷老师一般都不会打我电话,除非有工作安排。

  “我们几个都在学校呢。”大旷老师笑声朗朗地说,董老师,创创的笑声也传进了我的耳朵。

  他们三个人一块,笑得那么轻松放肆,打电话呼我,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拉我凑局。本人虽蠢笨,也还是懂得他们几个的套路的,哈哈。

  “旷校,难不成是准备搓麻将呀?”我嬉笑着说。

  “哎呀,这鬼挺聪明的。你在哪嘛?”大旷老师问我。

  “我来醴陵了呢。”我老实回答。

  “跑醴陵去了?有事呀?”大旷老师继续发问。

  “我这不吃饱了饭没事做嘛,就买了张火车票来醴陵逛荡逛荡呢。”我实话实说,但听着却不像实话。

  “你倒够潇洒呀。那打牌怎么办?三缺一呢。”大旷老师丢下了重磅炸弹。

  “我买了下午六点回株洲的票呢。”我说。

  “要不,我们也来醴陵?”大旷老师提议。

  “好啊好啊。”我哈哈着忙不迭地回他。

  但我心里想着,大旷老师肯定是跟我闹着玩的,先不管他们,我吃了饭再说。

  我继续朝“浩斯”的方向行进着。

  雨敲打着我的大格子伞,伴我走上了醴陵的步行街,宽阔的步行街的两边遍布着装修精美的各种品牌的服饰店,鞋店和床上用品店。也许因为下雨的缘故,又因为到了中饭时间,街边行走的男女寥寥无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将雨伞收了,慢悠悠地擦着沿街店面的门脸向前移着脚步,一边将我的眼神散漫地投射进了路过的女装店。年轻的女店员笔直地立于店门的两边随时恭候着走入店门的顾客的光临,只可惜门庭冷落,真是浪费了美女们的表情。

  一家品牌为“朵以”的女装店吸引了我的脚步。我记得十一年前自己花九十块钱买过一件这个品牌的白色T恤,穿了一次后洗了挂在六楼的家的窗外晾晒,结果我的那件可怜的衣服在风中飘落再没见了踪影。这件并不打紧的小事存留在我相关于醴陵的记忆中未曾随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淡忘,让我感觉颇有些纳闷。对于衣服,我一向喜新厌旧,自己会对那件衣服的失去念念不忘,八成还是因为它还在簇新的时候就退出了我的世界,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我的价值观。

  走进“朵以”,我朝店里扫视了一眼就感觉有些失望了。货架上挂着的都是一些过时断码的春秋装,少数一些花花哨哨的夏装,靠墙壁上方的货架上一顺地挂着各色的羽绒服,让人一看就觉得要出汗,索幸店里有中央空调释放出的冷气。我的眼光在那件黑色的轻薄羽绒服上停留了大约十分钟,我的这个眼神被年轻的导购员捕捉到了,于是我身后便响起了女店员甜美的声音:“姐,需要试试吗?这款式很适合你呢,而且现在反季促销,买到就是赚到喔。”

小了一码的黑色裤子。

  雨一直无休无止地下着,不紧不慢,不知疲倦,而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转眼已近下午一点了,我在心里问自己,该去哪儿吃饭呢?下午该如何打发呢?我东张西望着走向了李畋西路,突然我心里就有了主意。先去那家名为“浩斯”的店吃个套餐,再跑去KTV唱几首歌练练肺活量释放下情绪,如此甚好。

  我心情极好地朝“浩斯”走去,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那会电话响起,是我们教务主管大旷老师的来电。

  “贺贺呀,在哪呢?”

  “旷校,怎么了呢,有什么安排吗?”大旷老师一般都不会打我电话,除非有工作安排。

  “我们几个都在学校呢。”大旷老师笑声朗朗地说,董老师,创创的笑声也传进了我的耳朵。

  他们三个人一块,笑得那么轻松放肆,打电话呼我,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拉我凑局。本人虽蠢笨,也还是懂得他们几个的套路的,哈哈。

  “旷校,难不成是准备搓麻将呀?”我嬉笑着说。

  “哎呀,这鬼挺聪明的。你在哪嘛?”大旷老师问我。

  “我来醴陵了呢。”我老实回答。

  “跑醴陵去了?有事呀?”大旷老师继续发问。

  “我这不吃饱了饭没事做嘛,就买了张火车票来醴陵逛荡逛荡呢。”我实话实说,但听着却不像实话。

  “你倒够潇洒呀。那打牌怎么办?三缺一呢。”大旷老师丢下了重磅炸弹。

  “我买了下午六点回株洲的票呢。”我说。

  “要不,我们也来醴陵?”大旷老师提议。

  “好啊好啊。”我哈哈着忙不迭地回他。

  但我心里想着,大旷老师肯定是跟我闹着玩的,先不管他们,我吃了饭再说。

  我继续朝“浩斯”的方向行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