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伽经 德清大师笔记20

  • 日期:07-17
  • 点击:(662)


  △下破二种邪因。先就二乘邪因以示正因。

  复次大慧。有二种声闻乘通分别相。谓得自觉圣差别相。及性妄想自性计着相。

  记曰。此由前法佛说法乃自觉圣智。非凡夫二乘外道境界。故随明声闻外道相。以示所以非圣智之意也。然二乘依佛教而修。以不达即实之权。故但得圣智差别。不得圣智究竟中差别。所以久滞化城。未登宝所。外道妄立神我。自背真常。故深着邪见。欲令行人离此权邪。方得自觉圣智究竟差别建立相也。

  云何得自觉圣差别相声闻。谓无常苦空无我境界。真谛离欲寂灭。息阴界入自共相。外不坏相如实知。心得寂止。心寂止已。禅定解脱三昧道果正受解脱。不离习气不思议变易死。得自觉圣乐住声闻。是名得自觉圣差别相声闻。

  记曰。此拣二乘邪因也。声闻有二种。一利根。谓依四谛而修。观空而悟入者。一钝根。谓依权教八背舍观而修。析色而取偏空者。此明利根声闻也。故唐译云。云何自证圣智殊胜相。谓明见苦空无常无我诸谛境界。离欲寂灭。故于蕴界处。若自若共。外不坏相。如实了知。故心住一境。住一境已。复禅定解脱三昧道果而得出离。住自证圣智境界乐。未离习气。及不思议变易死。是名声闻住自证圣智境界相。然明见无常无我境界。此所谓等观性空而得道也。但贪三昧乐。不起度生之心。故云住自证圣智境界乐。以未离无明习气种子。故不能度变易生死。然生死有二种。识论云。一分段生死。谓诸有漏善不善业。由烦恼障缘势力。所感三界粗异熟果。身命长短。随因缘力有定剂限。故名分段。二不思议变易生死。由所知障缘助势力。所感殊胜细异熟果。由悲愿力改转身命。无定剂限。故云变易。无漏定愿正所资感。妙用难测。名不思议。

  大慧。得自觉圣差别乐住菩萨摩诃萨。非灭门乐正受乐。顾悯众生及本愿。不作证。大慧。是名声闻得自觉圣差别相乐。菩萨摩诃萨。于彼得自觉圣差别相乐。不应修学。

  记曰。此通妨难。以显声闻菩萨所观虽同。所证则异。以明心有大小为差也。问曰。菩萨亦得此自觉圣智境界。何以不同声闻。故唐译云。菩萨虽亦得此圣智境界。以怜悯众生故。本愿所持。不证寂灭门及三昧乐。由观空而不取证。此所以异于声闻也。故勉之曰。菩萨摩诃萨。于此自证圣智乐中。不应修学。

  大慧。云何性妄想自性计着相声闻。所谓大种。青黄赤白坚湿暖动。非作生。自相共相。先胜善说。见已。于彼起自性妄想。

  记曰。此明钝根声闻也。谓此声闻不知观空。但依圣教所说权乘八背舍等观门而修。观四大等诸法实有自相共相。虽不同外道计作者生。然亦执彼诸法以为实有自性。亦不离妄想。故唐译云。云何分别执着自性相。所谓知坚湿暖动青黄赤白如是等法。非作者生。然依教理见自共相。分别执着。魏译云。分别有物。执虚妄相。谓于彼法虚妄执着以为实有。

  菩萨摩诃萨。于彼应知应舍。随入法无我相。灭人无我相见。渐次诸地相续建立。

  记曰。此结劝离过也。声闻已得人无我。未得法无我。以人无我即是法执。故灭人无我相见。即是入法无我相也。

  是名诸声闻性。妄想自性计着相。

  记曰。此结名也。谓离彼二种声闻见。即名正智。故劝令应舍。

  ○上即二乘邪因以示正因竟。

  △下以圣智正因破外道邪因。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说常不思议自觉圣趣境界。及第一义境界。世尊。非诸外道所说常不思议因缘耶。

  记曰。前明离二乘见。此明离外道见也。以外道计神我为生因。非真因也。以无常为常。非真常也。总皆邪见。离此即名正智。故发此问。意谓佛说自觉圣智。及第一义。为真常不思议。而外道亦说常不思议。世尊所说。岂不同彼外道所说耶。佛向下以因相不同。故不比外道所说答之。

  佛告大慧。非诸外道因缘得常不思议。

  记曰。如来所说常不思议。以第一义为因。以自觉圣智为相。所谓实相真因。非彼外道妄计神我为因。乃以无常为常。故不同彼论。

  所以者何。诸外道常不思议。不因自相成。

  记曰。此征释不同所以也。谓彼常不思议。乃妄立神我。不因自觉圣智相第一义智而成。故云不因自相成。

  若常不思议不因自相成者。何因显现常不思议。

  记曰。此正显彼非真常也。谓常不思议。必仗真因。若非真因。何能显现常不思议义耶。

  复次大慧。不思议若因自相成者。彼则应常。由作者因相。故常不思议不成。

  记曰。此纵夺妨转计也。恐彼闻佛说真常因自相成。乃转计曰。我说常不思议亦因自相成。何以不同佛说。故纵之曰。彼外道不思议若果然因自相成者。则彼亦应是真常矣。但由所计作者为因耳。然作者非真因。因既不真。岂获常果。故常不思议不成。下显正因。

  大慧。我第一义常不思议。第一义因相成。离性非性。得自觉相。故有相。第一义智因。故有因。离性非性故。譬如无作。虚空。涅槃。灭尽。故常。如是大慧。不同外道常不思议论。

  记曰。此明佛说因相俱真。以显真常不思议也。佛言。我说常不思议。乃依第一义谛因相成立。离有无二见。以得自觉圣智相。故有实相。得第一义智因。故是真因。一切有无戏论俱离。当体寂灭。譬如三无为法。永离诸过。故是真常。此其所以不同外道常不思议邪见论也。

  如是大慧。此常不思议。诸如来自觉圣智所得。如是。故常不思议自觉圣智所得。应当修学。

  记曰。此结指真常。故劝令修学。

  复次大慧。外道常不思议。无常性。异相因故。非自作因相力故常。

  记曰。此明外道不同佛说常不思议之所以也。所以不同者。以彼所立。于有为法外。别立作者以为生因。故为异因。佛以自觉圣智为因。故为真因。此所以不同。故唐译云。外道常不思议。以无常异相因故常。非自相因力故常。谓彼以异因。故非真常。我以自觉圣智为因相力。非自相作者因相力。故是真常也。

  复次大慧。诸外道常不思议。于所作性非性。无常。见已。思量计常。大慧。我亦以如是因缘所作者性非性。无常。见已。自觉圣境界。说彼常无因。

  记曰。此就彼所立。以显真能破也。然诸外道因见诸法有已还无。妄计别有作者是常。而如来亦见诸法有已还无。说是无常。故唐译云。外道常不思议。以见所作法有已还无。无常已。比知是常。我亦见所作法有已还无。无常已。不因此说常。若以三支比量合之。常不思议。是有法。定常宗。因云所作性故。喻如瓶等。所作瓶等。是无常法。因喻不转。故不成常宗。无常是有法。定非是常宗。因云所作性故。喻如瓶等。瓶等所作。是无常法。故即彼所立。翻成所破。然彼以妄计比知。我以自觉圣智现量。故我所说。非彼所论。

  大慧。若复诸外道因相成常不思议。因自相性非性同于兔角。此常不思议。但言说妄想。诸外道辈有如是过。所以者何。谓但言说妄想。同于兔角。自因相非分。

  记曰。此言外道所计作者。是以无因为因。竟成断灭。同于兔角。故其所立以无常为常。但有言说。都无实义。故唐译云。外道以如是因相成常不思议。此因相非有。同于兔角。故常不思议。唯是分别。但有言说。何故彼因同于兔角。无自因相故。以非第一义自觉圣智为因相。故云自因相非分。

  大慧。我常不思议。因自觉得相故。离所作性非性。故常。非外性非性无常。思量计常。大慧。若复外性非性无常。思量计常不思识常。而彼不知常不思议自因之相。去得自觉圣智境界相远。彼不应说。

  记曰。此明如来以自觉圣智为因。结成不同外道之论也。然外道于一切法。起有无二见。故于无常妄计为常。以彼不知自因之相。故去自觉圣智境界相远。如来说法。离此诸过。故不可与彼同日语也。上明二乘偏执外道邪见皆非正智。意显舍此即证自觉圣智矣。下二章约不灭不生。以明正智即如如。

  ○上破二种邪因已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