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控制论如何利用星座吸引人,然而阴暗的星座论未必是真的

  • 日期:08-29
  • 点击:(1251)


  前言:有时候我在想,星座说到底是让这个世界变简单了,还是变复杂了。后来我明白了,星座说只是让人变简单了,变复杂了,变得孤立静止了。感谢迷恋星座说的人们,是你们让我有机会对一种学说进行全面的解读。对其发展和演变进行了宏观的研究和预测。

  由于大量引用网络资料,凡是用“”标记的都是从有关文章、论述中引用,但有删节。同时应当指出,本文的部分观点和结论还没有进行严密论证,存在缺陷和错误,恳请指正。

  社交控制论?如何利用星座吸引人,然而阴暗的星座论未必是真的

  一、星相学及星座说

  星座说源于星相学。星相学源于西方古美索不达米亚人的天体预兆。“星相学的理论基础存在于公元前300年至公元300年间大约600年间的古希腊哲学中,这种哲学相信某些天体的运动变化及其组合与地上的火、气、水、土四种元素的发生和消亡过程有特定的联系,且这种联系的复杂性,正反映了变化多端的人类世界的复杂性。”由此可见,从历史角度来考察,星相学可归于人类认识自身过程中的一种哲学。但这只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哲学,从17世纪后随着近代科学的兴起,星相学失去了科学上的支持。此后,随着科学对于实证越来越高的要求,星象学与天文学日渐区分开来,在公元18到19世纪,这种区分日益加剧,望远镜的发明使得星象学完全和天文学区分开,甚至为天文学家嗤之以鼻,谓之为伪科学。

  星座说是占星学中的主要理论之一,起着基本架构的功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近代兴起的占星学派,尤其是在大陆流行的学派——台湾占星,在大量地应用心理学的知识的同时,就强调星座、行星的影响力。”本文将要讨论的星座说就是指现在流行于大陆的台湾占星学中的星座说。

  二、近代星座说的批判

  1、古典占星学的发展及批判

  占星学的非科学性在于“从自然科学史或科学学的角度上来看,一般一门科学总是试图总结出自然界的规律,它应该将自然界所发生的事物简化为一些比较明了的、可以解释这些事物的规则。假如一门自然科学在其发展过程中不得不使用越来越多的规则来解释它所观察到的现象的话,那么这往往说明这门科学正在走入一条错误的道路。而占星学则从它的开始就一直在不断地增加越来越多的规则以至今天它的规则如此繁琐就连职业占星术士也无法将它们全部列举出来。”因此占星学及星座说需要通过不断吸收其他内容来伪装改良,用以延续其生命。这也是为什么现代星座说要与心理学、血型、行星等知识结合发展的原因。以五年为时间参考指标,星座说的内容几乎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但考察下一个五年,这种增长速度似乎没有停滞的表现。由此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其他外部条件的达成,星座说将大量吸收其他内容,甚至与中华传统的占卜学说结合,成为“中西合璧”的又一典型标本。

  社交控制论?如何利用星座吸引人,然而阴暗的星座论未必是真的

  2、现代占星学的改良及伪装

  传统占星学的神秘面纱被毫不留情的揭开后,占星术士们并没有坐以待毙,但似乎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到近代后,随着心理学的兴起,占星学似乎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产生了现代星相学。“现代星相学和心理学结合,这门学科的哲学就是相信星相学是一门自我认识的学科,是帮助自我成长的知识,让我们通过自我认识来到达认识命运,最后具备智慧而超越命运。星相学绝不是用来和命运捉迷藏的工具,不认识自己而要认识命运的事件,对于现代星相学而言是幼稚的生命观,是拒绝成长的逃避态度。现代的星相学早已经脱离了宿命、命运由天注定的论调,现代星相学早就和心理学、人格理论相融合,最精细地描述人格心理的新学科。”虽然现代星相学极力标榜自己的科学性,但是一旦离开了心理学这颗大树的庇护,或者以心理学为手术刀对其进行解剖,那么其理论都是荒谬无知的。

  3、星座学在大陆的发展及优势

  (1)星座说的传播优势。星座说之所以能够在没有“十二星座”文化背景的大陆异军突起,主要优势在于其大众化,即操作简单比较容易为一般人所掌握,而中国传统占卜术,如周易、抽签等一般较为抽象,非一般人能掌握、运用。因此星座说与传统中国占卜术相比,有天然的优势,因为更容易操作而普罗大众更容易接受。

  (2)星座说的传播通道。星座说是纯粹的舶来品,就在大中华地区的传播情况来看,研究者主要是台湾人,受众主要是大陆人。国内研究学者较少,不论是从正面进行研究,还是从反面进行批评。星座说在国内学术文化、严肃文化、精英文化中站不住脚,甚至被认为不值得批判,这是导致这一情况出现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本文认为,因为星座说的现实存在,需要学者立足批判的角度对其开展研究。因为舶来品的社会责任与本土文化相比,可以更不负责任。因此只有国内的学者有较为全面、客观的研究认识,才能在批判中获取主动,承担起对自己社会的负责。

  4、揭开星座说的神秘面纱

  (1)不具有统计预测意义的预测

  如果星座的归类对人的性格判定屡试不爽,那么就是说星座说有预测性。“从科学的术语上来说,这就意味着,根据大家的经验,星座学说的预测是具有统计意义的。那么是否有直接的统计数字支持这一论点呢?我询问过这些告诉我相信星座的人们,没一个人声称看到过,或者能给出这样的数据统计的来源。事实上,很抱歉,真正对此进行过严肃科学研究的文章的数据和结论都表明:星座学说的预测和实际结果没有统计学意义上的相关性。这其中比较著名的研究包含有1985年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物理学教授Shawn Carlson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标题为:“A double-blind test of astrology”()的论文,其结论指出星象学的预测的准确性并不比一般的猜测更高。2003年由加拿大学者I.W. Kelly发表在The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标题为“Is astrology relevant to consciousness and psi” ()的论文,更是对2000个在几乎同一时间(精确到分钟)星相学“双胞胎”在认知、行为、外型等其他参数上做对比,并没有观测到天体运行对人类的这些特征的任何影响。Geoffrey Dean,上文中提到的2003年论文的共同作者,个人还进行了大量的数据收集,分析和整理,发现迄今声称有统计意义的由astrologer(指星象学从业人员,或星象学家。不过本人更愿意依据他们的性别而称呼他们为神棍或者神婆)发布的文章(非正规学术出版物,比如神棍/神婆们的个人博客文章,编辑出版的自发刊物等),其结论的得出是由于缺乏严格的实验对照组,他给出的具体数据参看此处本文认同以上观点,不在赘述。

  社交控制论?如何利用星座吸引人,然而阴暗的星座论未必是真的

  (2)分散共性的定式预测

  “仔细地把星座学说关于人的性格的描述看一遍,就会发现,你可能在某一方面与A星座很像,某一方面又和B星座的描述一致,另一方面又与C星座相符。”这类似于风险分散手段,即不要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筐子里。“把共性分散开后,看其中任何星座,你都会认为大部分与自己符合,然后就相信了。先入为主的观念一旦建立就算你明白了原理也不会相信。”简单讲,星座说采用这种共性分散的手段更后,就算你不守规矩,不按照“月份划分”来寻找自己对应的星座,你都会发现任何星座描述内容总有同自己性格描述相符的内容,而这种认识一旦建立,即是一种先入为主观念模型,此后即便你发现其他星座分析内容同自己更相符,你也会顽固的认为最初的分析是最正确的。

  事实上,我们很多人在一开始就不会对星座说产生任何的警惕,而通常会严格按照其要求,标准化流程化操作,即按照月份选择星座。这种标准化操作流程,会产生程序正当性,因为生日对个人而言的特殊意义,即一般人不会怀疑自己的出生,而使得“先入为主”的观念更加覆盖了一中确信不移的心理暗示。此外还有一个放大效应,尤其在女性身上表现较为明显。由于女性不擅于抽象思维,在星座说的利用中,比如某一人其90%的行为表现为某一特质,而10%的行为表现为另一行为,因为这90%的行为纷繁复杂难以抽象,而10%的行为属于星相说现存的某一特质,那么女性会很容易的将10%的特质替代90%的特质来代替对某人的认识,堕入自觉不自觉的认识陷阱中。

  (3)基本形式构建

  星座说利用的人类共性主要有以下几种,“一、说孤独。而且喜欢用反衬说明。比如和大家在一起时总是那么快乐,可谁又明白夜深人静时他内心的孤独呢?比如上文的 “人缘很好朋友很多但是真心朋友很少”。“二、说伪装。一般是装糊涂或者是和伤感善良联系在一起。比如明明很伤心但是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等大家都离开就自己默默掉眼泪,又比如上文的 ‘擅长装傻其实什么都明白’”。三、“说伤感。此处也常见反对,而且常与‘敏感’、‘脆弱’等词连用。比如谁能读懂我的悲伤?又如上文的 ‘特别敏感脆弱’”。

  星座说为什么要选择这些共性呢?从整个人类社会来看,对自由、独立和个性价值的认可和追求,最终导致了孤独作为副产物的泛滥。当然这还有一个大陆社会结构的问题,即独生子女一代的生存状态。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人类的自我保护机能,不可能让个人不带任何防备的参加社会活动。因此将以上共性分散作为定式加入到各星座分析中,就会必然导致阅读者不自觉的认可。因为阅读者不知道在他的自我认识过程中对此中价值早有认同,但阅读者更多的把这种认同当作星座分析独有的、特有的功用,而其实这只是星座学利用了这些价值理念,让起变得更加具体而容易接受,甚至可以说星座说根本就是用一块黑布盖住了无形且抽象的浩然正气。

  社交控制论?如何利用星座吸引人,然而阴暗的星座论未必是真的

  三、星座学的影响

  1、可以用来娱乐

  这一点存在多样性,关键在个人主动性。一般有两种境界,第一种是利用星座学娱乐别人,另一种是娱乐自己。第一种人接受星座学说,大量掌握相关知识,但不真信,采工具态度,如利用其安身立命,即可在娱乐他人的同时,谋求自身利益。区别于第一种人,第二种人掌握一定星座说知识,但是不是大量掌握,正是这种“半桶水”在娱乐自己同时容易为第一种人娱乐的对象。

  2、可以用来促进社交

  “‘新浪星座’每天有几十万的访问量,编辑李鼎新说,到星座频道访问的人很多都想借助星座来了解自己,更重要的是,想让别人更好地了解自己。在交往的时候,可能一说自己的星座,别人就更能理解你的脾气性格,更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对于这一点,本文认为不可否认,在国内社交文化缺乏的时期内,星座说确实有这一优势。但本文同时认为,星座说的这一优势是短时间的,有限的,低效的,甚至虚假的。如存在别有用心的人,一旦了解个人的这一心理需求,而主动根据星座说有关内容采实际行动迎合,那么迷信者容易为其迷惑而丧失应有警惕。而迷信星座说的女生,还会造成严重的性格缺陷,一旦为不怀好意的人掌握其心理需求,很容易被人欺骗、利用。因此本文提供一些建议,一是即便对这世界缺乏认识而依赖于星座说,也不要轻易流露出,可私下利用。但要走出星座说的困境,还需要世界观的重构。二是反反向利用,但需要有比较客观的认识,发现有迎合之人后,不必立即揭穿,在没有伤害到自己切身利益或使自己陷入险境的时候,可以将之利用为拒绝之工具,即将计就计。

  3、可迎合惰性造成性格缺陷

  “假如一个人想创业,可是星座上说他不适合自己当老板,于是他就不再行动。事实上,这是一个‘合理化’的行为,他内心的现实是:害怕去创业。于是,在“创业”这一愿望不能实现时,他把星座的解释作为‘合理的理由’,为自己的恐惧或是退缩进行辩解,获得虚假的内心平静。事实上,在他看到星座预测的解释之前,他内心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一个渴望创业的人,即使这样的句子跳到他的眼前,他也会视而不见。”有关性格缺陷,本文不在赘述。

  4、可以终极控制

  这种效果是对第一种人而言的。星座说这门原本垂死的学说(姑且认为它是一门学说),能够在起源地之外获得新生,实在是值得我们研究的,但我们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警惕。简而言之,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手段一:选取非起源地从根本上重新布局。我们知道一张白纸,是最容易书写、创作的。星座说在进入中国大陆是非常成功的,尤其是日本漫画《圣斗士星矢》的有关星座知识的普及产生的审美效用(本文认为日本是采主动西化的态度,所以将日本宏观归于西方文明)。任何事物总是容易从内部分裂而崩溃。但崩溃不是在事物一开始的时候,而是在事物逐步发展后,也可以用成熟过程对此进行描述。在一个文化空白之地传播所谓文化,最重要的是传播其成熟的内容,这样不容易露出破绽。而这样的工作一旦做稳、做扎实,空白之地比起起源之地更容易修筑最牢固的堡垒。

  手段二:从受众幼年进行心理暗示,分化性格。用中国话讲就是从娃娃抓起,这是星座说要成为科学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本文认为让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完全没有的文化现象在大陆社会扎根成功,日本漫画《圣斗士星矢》是标志性的,本文认可其效果,将其树立为标杆,确立时间起点,用以划分星座学流行人群,本文将此漫画登陆大陆后的第一代读者称为“星一代”,根据星座说的发展规律,每5年划分一代。本文认为“星一代”对星座说的认识,最初只是停留在个人星座划分知识上,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上,星座说都停留于此。难道是星座说还没有成熟,没有其他的内容可以附加推广?答案是否定的。如前文所说,在初期只传播“划分知识”是完全没有破绽的,也不会显得咄咄逼人,而引起任何人的警惕。这项基础工作的稳步推进,为星座说今后的顺利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本文从这一点上取得观察结论后,实在佩服传播这一文化现象的幕后操盘手,本文甚至怀疑,这个幕后操盘手不是一个人,一个组织,可能是一种文化势力。从“星二代”后,性格分析逐步进入,且有关内容开始成几何级数增长,表面如此,而最关键的是开始对受众从幼年进行心理暗示,分化性格。而在“星一代”身上做的工作,这个时候发挥了无形的作用,“星一代”并没有什么“挫折经验”可以提供给“星二代”供其反思,因此“星二代”容易顺从的接受。从“第二代”开始后,这种文化现象算是真正扎根了,其可控性得到加强、发挥,再经过一定时间后,就可以收货利益,甚至通过星座说完成、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最高深的地方还在于通过这样的手段,可以在最少的批评和质疑声中稳步前进,谋取利益,且无可厚非。

  “更多的‘准确’,其实是一种自我的心理导向作用,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某人是X星座的,X星座的人应该是Y的个性,哪怕此人并非这种性格,见多了这种描述,他就会下意识把自己归类为Y的性格的人,此后自己的言行举止 也慢慢向Y靠拢,而后他就会觉得星座学说真的很准(绝大多数年轻人符合这种理论)”如果我们从幼年就接受这种心理导向,那么就真的很有可能向某些方向发展,就如同做蛋糕,材料不同,但做出的形状相同。当经过一定时间后,即用不同材料做出的蛋糕都是这个形状后,你就不会怀疑不同材料应该用不同的模具了,并形成蛋糕就是这样形状而豪不怀疑的思维定势,而这种结论对自己并无好处。但对做模具的人而言这是极大的好处,这让他们掌握主动权,原本他需要根据不同的材料做不同的模型,而现在他只需要做一种,而且他变化模具时,很简单的一个动作都会赢得很大的响应,取得超额的利润,且无可厚非。

  本文通过以上论述认为,星座说确系伪科学,不论其如何发展、伪装都不能克服其根源和本质上的缺陷,即便当前条件下,星座说有可用之处,但也是短期的、不真实的,绝对不能用于指导生活实践。

  特别声明

  本文是建立在“人性本恶论”理论上进行阐述的,特别是“反反向利用星座说”,只是对其进行探讨,并不推荐使用。同时也正告别有用心者不要企图使用本文的某些观点和结论,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以免误入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