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考试隆出对子烟锁池塘柳,考生连呼太难,为何点了状元

  • 日期:08-15
  • 点击:(1877)


?

  乾隆自以为是绝对的对子,如果你对出来,多半就没命了。

  

  据说清朝 时期 一次科举考试 , 杭州西湖有两名考生名列前茅 , 令主考官难分上下 。 适逢乾隆皇帝巡视 江 南, 路 过此 地 , 主 考官便将 其两 考生 的 答 卷呈上 , 请他定 夺。 乾隆看后也觉得学才不分仲伯 , 便决 计 以 一 副对联来考察他俩。次日晨, 乾隆将考场 定在西湖岸边 。 此时 , 天高云淡 , 徽风和煦 , 乾隆兴致勃勃。 两 考生 则垂手 而立 , 毕恭毕敬 , 紧张地子待着决定命运时刻 的 到来。乾隆缓缓地吟一副对联的上句来 : “烟锁池塘柳” 。

  此联看似乾隆即兴吟出,但却是没有人能对出下联的绝对。在一般人看来,这上联不过是“淡烟袅袅笼革西湖,岸边柳依依”罢了。然而,它却非常奇特古怪:仅五个字,偏旁依次为“火、金、水、土、木”字,恰恰是我国传统的五行学说的五个字。要用乾隆绝对谁知晓这五个字作偏旁对出下联来,谈何容易?!

  

  两考生也并非等闭之辈。 联语一出 , 便掂出了它的分 童 , 甲略徽沉思 , 便惶恐告退了。乙冥忍苦怒良久 , 方才认输作罢 , 快快而去 。 结果甲被乾隆定为科考头名 。 随臣不解 , 问其故 。 乾隆曰 : “ 脱之出句 , 乃一 绝对 。 谁人能读对了若能在瞬间断定是绝对 , 才华必高人一筹”。众人听 罢 , 才解其故 。 据说此联至今无人以对。

  其实,这个对联根本不是绝对,只不过比较难而已。但凡同一点楹联知识的人,都能对一对。1999年,四川省楹联学会和《成都晚报》合办《大家对》专栏,用过这个出句,应征的几百封来信中有些对局,如“风吹稻谷香”、“春催原野花”、“花开园圃春”、“党修幸福桥”、“风扬马列旗“、”杯斟富乐春”“花熏茉莉茶”。

  

  很明显四川的这些应征者,没有理解透这个对联的妙处,因为,上联中包含着五行字,这里面没有。

  其实,早在明朝时,这个绝对就十分流行起来。徐坷《清 稗类钞 》载有佚名对句 : “ 炮镇海城楼” 。 今天好些联书还照录并称赞它“ 字字天成 ” ,似乎“ 绝对有偶”了。 然而它却缺少对联必须讲究的声律美 (也可称为语言的音乐美 ) 。烟锁池塘柳 炮镇海城楼 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只看对仗和和用字,这也不是什么好对联。

  另外一个《振振堂联稿》为这个绝对给出了下联,并且给出了背后的故事:

  出语不知何人,人以相难。适渝城铁板街以煤油失火,余遂以“油烧铁板街”为应。后又得此“檐挂煤油灯”、“霜堆炭洞银”二联,然皆不爽于口也,故志之。此暗藏“金、木、水、火、土”五字。

  

  1990年那次征文活动中,就出现了一个妙对“灯镶港埠楼 ”。不管是思想美还是形式美上面,都是俱佳。

  “ 烟锁池塘柳” 描绘出一 幅淡雅的水墨 画 : 澄清的池水 , 迂回的堤岸, 曳枝的柳树, 萦带烟霭 ,由一个“锁”将几者有 机组合 , 让 那 安宁、静 穆的黄昏景色映入作者眼帘。

  “灯镶港埠楼”的作者也在绘画,他用的是厚墨重彩,笔酣色浓,献给读者一幅绚丽的油画:灯,智慧的结晶,光明的象征。90年代的中华大地上,高楼广厦犹如雨后春笋,群立如峰,连绵似岭;何等雄伟!千万颗夜明珠,五光十色,斑斓璀璨,镶嵌其间,连缀四面八方;何等状观!读者不妨远观俯瞰,左顾右盼,只见港口埠头,天空水面,无处不是灯,无处不是光。真可谓楼间实体,凝重安稳,灯火通明;水底幻影,灵快活泼,交相辉映。处处大光明,家家多笑语,既见万家灯火,又闻千户笙歌……这正是祖国安定团结、繁荣昌盛、兴旺发达、娱乐升平的真实写照。

  

  不过,好像重庆合川人早就对出下联了,“灯染钓鱼城”,五个字巧妙使用了金木水火土,平仄上也还尚可,最关键的是钓鱼城三字,比池塘柳不知道好了多少去。

  返回来说,乾隆一定为自己知道这个绝对沾沾自喜,如果考生对出这个对联,岂不是驳了皇帝的面子?所以考生干脆放弃,不费劲就拍了马屁,乾隆一高兴,就给他一个状元。

  乾隆自以为是绝对的对子,如果你对出来,多半就没命了。

  

  据说清朝 时期 一次科举考试 , 杭州西湖有两名考生名列前茅 , 令主考官难分上下 。 适逢乾隆皇帝巡视 江 南, 路 过此 地 , 主 考官便将 其两 考生 的 答 卷呈上 , 请他定 夺。 乾隆看后也觉得学才不分仲伯 , 便决 计 以 一 副对联来考察他俩。次日晨, 乾隆将考场 定在西湖岸边 。 此时 , 天高云淡 , 徽风和煦 , 乾隆兴致勃勃。 两 考生 则垂手 而立 , 毕恭毕敬 , 紧张地子待着决定命运时刻 的 到来。乾隆缓缓地吟一副对联的上句来 : “烟锁池塘柳” 。

  此联看似乾隆即兴吟出,但却是没有人能对出下联的绝对。在一般人看来,这上联不过是“淡烟袅袅笼革西湖,岸边柳依依”罢了。然而,它却非常奇特古怪:仅五个字,偏旁依次为“火、金、水、土、木”字,恰恰是我国传统的五行学说的五个字。要用乾隆绝对谁知晓这五个字作偏旁对出下联来,谈何容易?!

  

  两考生也并非等闭之辈。 联语一出 , 便掂出了它的分 童 , 甲略徽沉思 , 便惶恐告退了。乙冥忍苦怒良久 , 方才认输作罢 , 快快而去 。 结果甲被乾隆定为科考头名 。 随臣不解 , 问其故 。 乾隆曰 : “ 脱之出句 , 乃一 绝对 。 谁人能读对了若能在瞬间断定是绝对 , 才华必高人一筹”。众人听 罢 , 才解其故 。 据说此联至今无人以对。

  其实,这个对联根本不是绝对,只不过比较难而已。但凡同一点楹联知识的人,都能对一对。1999年,四川省楹联学会和《成都晚报》合办《大家对》专栏,用过这个出句,应征的几百封来信中有些对局,如“风吹稻谷香”、“春催原野花”、“花开园圃春”、“党修幸福桥”、“风扬马列旗“、”杯斟富乐春”“花熏茉莉茶”。

  

  很明显四川的这些应征者,没有理解透这个对联的妙处,因为,上联中包含着五行字,这里面没有。

  其实,早在明朝时,这个绝对就十分流行起来。徐坷《清 稗类钞 》载有佚名对句 : “ 炮镇海城楼” 。 今天好些联书还照录并称赞它“ 字字天成 ” ,似乎“ 绝对有偶”了。 然而它却缺少对联必须讲究的声律美 (也可称为语言的音乐美 ) 。烟锁池塘柳 炮镇海城楼 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只看对仗和和用字,这也不是什么好对联。

  另外一个《振振堂联稿》为这个绝对给出了下联,并且给出了背后的故事:

  出语不知何人,人以相难。适渝城铁板街以煤油失火,余遂以“油烧铁板街”为应。后又得此“檐挂煤油灯”、“霜堆炭洞银”二联,然皆不爽于口也,故志之。此暗藏“金、木、水、火、土”五字。

  

  1990年那次征文活动中,就出现了一个妙对“灯镶港埠楼 ”。不管是思想美还是形式美上面,都是俱佳。

  “ 烟锁池塘柳” 描绘出一 幅淡雅的水墨 画 : 澄清的池水 , 迂回的堤岸, 曳枝的柳树, 萦带烟霭 ,由一个“锁”将几者有 机组合 , 让 那 安宁、静 穆的黄昏景色映入作者眼帘。

  “灯镶港埠楼”的作者也在绘画,他用的是厚墨重彩,笔酣色浓,献给读者一幅绚丽的油画:灯,智慧的结晶,光明的象征。90年代的中华大地上,高楼广厦犹如雨后春笋,群立如峰,连绵似岭;何等雄伟!千万颗夜明珠,五光十色,斑斓璀璨,镶嵌其间,连缀四面八方;何等状观!读者不妨远观俯瞰,左顾右盼,只见港口埠头,天空水面,无处不是灯,无处不是光。真可谓楼间实体,凝重安稳,灯火通明;水底幻影,灵快活泼,交相辉映。处处大光明,家家多笑语,既见万家灯火,又闻千户笙歌……这正是祖国安定团结、繁荣昌盛、兴旺发达、娱乐升平的真实写照。

  

  不过,好像重庆合川人早就对出下联了,“灯染钓鱼城”,五个字巧妙使用了金木水火土,平仄上也还尚可,最关键的是钓鱼城三字,比池塘柳不知道好了多少去。

  返回来说,乾隆一定为自己知道这个绝对沾沾自喜,如果考生对出这个对联,岂不是驳了皇帝的面子?所以考生干脆放弃,不费劲就拍了马屁,乾隆一高兴,就给他一个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