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点夜市|忆似水年华,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岛屿当电影放映员

  • 日期:07-17
  • 点击:(1404)


  白天说不完的话题,咱们晚上接着聊

  历史掌故、娱乐八卦、情感、聊天、美食……

  “壹点夜市”统统有!

  快来壹点,逛夜市喽~

  壹点夜市|忆似水年华,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岛屿当电影放映员

  今天小编要推荐的是壹点号·人文齐鲁发表的《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的嵊山岛当电影放映员》这篇文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青春,每个人的青春总有所不同,经过了,总有痕迹在那里,有遗憾,也有自豪。

  壹点夜市|忆似水年华,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岛屿当电影放映员

  几十年来,在我的心中一直有个未了的梦。我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再回到那个曾经承载着我的青春梦想与激情、给予过我人生历练与锻磨的艰苦海岛上去看看。更重要的是,我想到小岛上去寻找那些几十年前曾经给予过我悉心照料与无私帮助的朋友们。不久前,我的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壹点夜市|忆似水年华,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岛屿当电影放映员

  1976年在嵊山岛

  四十三年前,我乘部队登陆艇历经长时间的颠簸,来到祖国最东端的嵊山岛当了一名部队放映员。从那时开始,我先后在嵊山岛、枸杞岛和舟山本岛定海这三个海岛上服役十年。海岛的十年艰苦生活,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孤独与艰苦,什么叫坚韧与奋斗。

  四十三年后,当交通船鸣叫着渐渐靠近小岛码头时,我的心也随之砰砰跳动起来。隔着很远的距离,从码头熙熙攘攘的接船人群中,我一眼便认出了阔别三十八年、已七十一岁的原小岛放映员岳存章大哥。当我们的手又一次紧紧握在一起,使劲摇晃着、摇晃着,彼此一句话都无法说出时,我真切感受到了一种亲情带给心底的感动与真诚带给灵魂的震撼。

  壹点夜市|忆似水年华,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岛屿当电影放映员

  1978年在枸杞岛大王沙滩

  当年的海岛生活是异常艰苦的,那时岛上用电全靠自己发电,岛上的路全是土路,岛上军民最大的精神生活就是看电影,所以我们放映员就成了最受欢迎的人。当时的岳大哥经常带着他的徒弟吕品方到我们部队电影组帮忙,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非常知心要好的朋友。

  到小岛的当天晚上,我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恩人、岳大哥的爱人孙和秋大姐,当大姐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当着那么多朋友的面,我竟然控制不住泪流满面。待我激动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我对周围的朋友们说:你们很难理解在那些异常艰苦的岁月里,大姐对我和我们电影组战士的悉心关怀与无私帮助。那时我们的衣服、被褥都是大姐隔三差五帮我们拆洗缝补。大姐家里有点好吃的东西,自己舍不得吃,都会给我们留着。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大姐对我们那种发自内心的大爱。

  上岛的第二天,在外地出发的原小岛放映员、现在旅游业做得风生水起的老总吕品方也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了回来。至此,我的小岛寻梦出乎意料地圆满。我见到了我所有想见到的朋友。

  壹点夜市|忆似水年华,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岛屿当电影放映员

  祖国最东端的东崖绝壁,过去每天放电影的必经之路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的这些小岛好友寸步不离地陪着我故地重游,翻山越岭找到了当年我下连队放电影最常去、现在成为了国内有名的嵊山“无人村”;找到了我四十二年前宣誓入党的老营部;找到了我初当放映员时的宿舍“嵊山营部礼堂耳房”;找到了当年我从连队放完电影、爬山越岭回营部的必经之地“东崖绝壁”;找到了当年我们维护涂漆的“山海奇观”巨石;找到了现在处于繁华地带的电影组“广播室”;找到了团部操场上斑驳陆离的老“银幕墙”;找到了当年我们打水洗漱的团部唯一的那口水井……

  壹点夜市|忆似水年华,43年前我在祖国最东端岛屿当电影放映员

  无人村

  故地重游、百感交集。

  在回忆往昔青葱岁月的同时,自己顿感时光如电、年华似水。我为自己年轻时经历过的那些痛苦与磨难而骄傲,我为自己人生最辉煌的青春与奉献而自豪。

  (本文选自壹点号·人文齐鲁,作者李连生,有删减)

  “壹点夜市”栏目分为琉璃厂、八卦摊、深夜食堂、芙蓉茶馆以及歇心铺五大板块,白天讲不完的话题,晚上咱们继续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