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中崛起的“欧洲心脏”,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

  • 日期:09-13
  • 点击:(1575)


  原创国家人文历史2019.9.3我要分享

  文 |刘瀛璐

  公元6世纪,谐纳河中的圣格雷小岛上,建起了礼拜堂,命名布鲁塞尔,古荷兰语意为“沼泽之地”。979年,西法兰克国王路易四世第四子、下洛林公爵查理在此建造起了城堡,开启了布鲁塞尔的建城史。身处布鲁日、根特、科隆的贸易线上,布鲁塞尔很快就成长起来。当空间无法满足扩张需求时,沼泽的水被排干,人们开始圈地,第一城墙于11世纪建筑起来。从1356年开始,第二城墙升级建成,以封闭和保卫城市。墙的长度接近8公里,布鲁塞尔如今“五边形”的轮廓初显,看起来像一颗巨大的钻石。以中央大街为分界,“钻石”被切割为上城和下城,上城行政区,名胜聚集;下城商业区,繁荣非常。沿墙有72个半圆形塔楼,7个城门以通往的方向命名。16—19世纪时,两道城墙和其中6个城门都被拆除,余下第一道城墙残壁,最南部的哈莱门被改造成为新哥特式的小城堡,历经军事监狱、海关大楼、粮仓和教会所用,供后人感知中世纪的建筑风貌。

  从布鲁塞尔市中心的“艺术山”区域向大广场方向望去,市政厅的尖顶插向天空,是整个布鲁塞尔的地标性建筑

  如今能够在布鲁塞尔见到的完整中世纪建筑并不多,城市东部的圣米歇尔圣古都勒大教堂是一座,每年7月21日的比利时独立日活动和王室的大型典礼都会在此举行。建城不久,1047年鲁汶伯爵兰伯特二世将圣古都勒遗体运至此地,与布鲁塞尔的保护神圣米歇尔双圣合璧。13世纪,布拉班特公爵亨利一世下令将两座圆塔加入教堂,1226年布拉班特公爵亨利二世进行了哥特式翻新,又花了50年,到1276年建成了唱诗楼,前前后后历经300年,到1519年查理五世统治前后才完成建设。教堂正面的方形钟塔高64米,拥有49个皇家铸钟厂制造的排钟,内部罗马柱上雕刻着基督十二使徒的雕像,四周的彩绘玻璃窗上绘有圣经故事。1699年制作成的巴洛克式主教台,源自一整棵树的雕刻,鸟兽、亚当、夏娃、天神、死神、圣母、蛇头被生动展现,雨果后来见到,赋予了其无与伦比的赞美:“称得上是艺术上真正的极稀有的壮美和绮丽的辉映之作”。

  布鲁塞尔圣米歇尔圣古都勒大教堂,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

  伴随城市兴盛的是权力的分割,这片土地相继沦落为不同力量的领地。从最初归属神圣罗马帝国,历经割据分治,到15世纪后期开始先后被法国、奥地利、西班牙和荷兰等国占领,布鲁塞尔在瞩目和夹缝中学会了生存,“十字路口”的特质日渐显现。各种势力来去的过程中,终酿惨剧。哈布斯堡家族与法兰西王国长久以来的矛盾在1695年一触即发,路易十四率军攻打布鲁塞尔,大火将城内三分之一、4000多座源自中世纪的建筑付之一炬,这其中就包括被世人传颂的“世界上最美丽广场”。

  “世界上最美丽广场”的评价据说来自维克多·雨果。原文难寻出处,但在他的《法国和比利时游记》中可以读到,作家真实的感受是“我被布鲁塞尔给搞晕了,或者说在布鲁塞尔看到的两样东西让我晕眩:市政厅和大广场”。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文 |刘瀛璐

  公元6世纪,谐纳河中的圣格雷小岛上,建起了礼拜堂,命名布鲁塞尔,古荷兰语意为“沼泽之地”。979年,西法兰克国王路易四世第四子、下洛林公爵查理在此建造起了城堡,开启了布鲁塞尔的建城史。身处布鲁日、根特、科隆的贸易线上,布鲁塞尔很快就成长起来。当空间无法满足扩张需求时,沼泽的水被排干,人们开始圈地,第一城墙于11世纪建筑起来。从1356年开始,第二城墙升级建成,以封闭和保卫城市。墙的长度接近8公里,布鲁塞尔如今“五边形”的轮廓初显,看起来像一颗巨大的钻石。以中央大街为分界,“钻石”被切割为上城和下城,上城行政区,名胜聚集;下城商业区,繁荣非常。沿墙有72个半圆形塔楼,7个城门以通往的方向命名。16—19世纪时,两道城墙和其中6个城门都被拆除,余下第一道城墙残壁,最南部的哈莱门被改造成为新哥特式的小城堡,历经军事监狱、海关大楼、粮仓和教会所用,供后人感知中世纪的建筑风貌。

  从布鲁塞尔市中心的“艺术山”区域向大广场方向望去,市政厅的尖顶插向天空,是整个布鲁塞尔的地标性建筑

  如今能够在布鲁塞尔见到的完整中世纪建筑并不多,城市东部的圣米歇尔圣古都勒大教堂是一座,每年7月21日的比利时独立日活动和王室的大型典礼都会在此举行。建城不久,1047年鲁汶伯爵兰伯特二世将圣古都勒遗体运至此地,与布鲁塞尔的保护神圣米歇尔双圣合璧。13世纪,布拉班特公爵亨利一世下令将两座圆塔加入教堂,1226年布拉班特公爵亨利二世进行了哥特式翻新,又花了50年,到1276年建成了唱诗楼,前前后后历经300年,到1519年查理五世统治前后才完成建设。教堂正面的方形钟塔高64米,拥有49个皇家铸钟厂制造的排钟,内部罗马柱上雕刻着基督十二使徒的雕像,四周的彩绘玻璃窗上绘有圣经故事。1699年制作成的巴洛克式主教台,源自一整棵树的雕刻,鸟兽、亚当、夏娃、天神、死神、圣母、蛇头被生动展现,雨果后来见到,赋予了其无与伦比的赞美:“称得上是艺术上真正的极稀有的壮美和绮丽的辉映之作”。

  布鲁塞尔圣米歇尔圣古都勒大教堂,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

  伴随城市兴盛的是权力的分割,这片土地相继沦落为不同力量的领地。从最初归属神圣罗马帝国,历经割据分治,到15世纪后期开始先后被法国、奥地利、西班牙和荷兰等国占领,布鲁塞尔在瞩目和夹缝中学会了生存,“十字路口”的特质日渐显现。各种势力来去的过程中,终酿惨剧。哈布斯堡家族与法兰西王国长久以来的矛盾在1695年一触即发,路易十四率军攻打布鲁塞尔,大火将城内三分之一、4000多座源自中世纪的建筑付之一炬,这其中就包括被世人传颂的“世界上最美丽广场”。

  “世界上最美丽广场”的评价据说来自维克多·雨果。原文难寻出处,但在他的《法国和比利时游记》中可以读到,作家真实的感受是“我被布鲁塞尔给搞晕了,或者说在布鲁塞尔看到的两样东西让我晕眩:市政厅和大广场”。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