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仙侠]業火神狐(0)浓墨重彩

  • 日期:09-03
  • 点击:(199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和颐书海

  金色的竖瞳睁开,鎏金一般的眼珠子仿佛有一股魔力压榨着他的全身。

  骤然清醒,冷汗打湿了他的后背。心跳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击他的胸膛,想跳出来似的。

  小小的简陋房子,落地窗占了一整面墙,窗帘半开着给了阳光一个小口子照进房间。被单上满是纸张文件和散落的笔记纸条,地板上堆满了书本,留了一条小路从床到放门口。

  抬眸看向挂在墙上的那副图,标满了记号,牵起了无数条红线。在那中央,是一座城。

  他扯下整幅图,连同里面所有东西都包裹起来,扔进了回收桶。而后,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叠现金,随身包和护照身份证,从门边拿出了几乎被书掩埋的行李箱,离开了这个看似不大的单人公寓。

  大暑,的士从车流里穿梭。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蝉声震耳,真热死人。

  下了高速公路,渐渐的能够看见一栋栋高楼大厦。商业楼、办公楼、酒店、商场、住宅公寓什么都有,市中心比起家乡小镇发展得很快。同时进了市中心以后,车流就密集起来了。

  “小哥,你这地址离这儿挺近的,要不要大叔前面巴士站放你下车?”司机师傅是个黑黝黝的当地人,可能见他拖着行李,好心问他一句。

  “好的,谢谢大叔。”

  “小哥诶,你住这儿吗?来旅游的吗?”

  “大叔车钱多少?”

  司机见他不愿意多聊,尬笑了一下报了个数,算他便宜了一点。

  下了车以后,他四处张望,认了几座建筑后拿出手机导航,左拐右拐兜了一圈来到一处高级公寓前。他不假思索,直直走了进去。

  “您好,这里是杏山公寓。请问可以怎么帮助您?”前台小哥微笑着迎接来者,可没想到抬头一看只看见鸭嘴帽压得极低的青年。衣着简单,就是牛仔裤不知道是不是造型给弄的破烂,身后拖着个小行李箱。

  “先生您好,这里是杏山公寓。如果您需要入住酒店的话,出门左转直走到街尾就有酒店了。”

  他抬了抬眼,把护照和身份证递给那小哥。那小哥以为他没听懂,又重复了一遍。他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把义兄叫来好了……

  这时公寓大厅的门被推开,暖和的热流吹进这冰冷的大厅里。他回头看了一眼,顿时眉眼舒展开,目光随着来人移动。

  墨色的长发干净地绑成马尾,天蓝色的丝绸长袍与发带在走动间带起的微风似水流动。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与不可忽视的气质,如同点缀了这凡间的百合花那样,轻巧地绽放着。从侧面看,这个人长相略阴柔,偏还长了一双桃花眼,看起来雌雄莫辨。

  “我是今日入住杏山公寓的墨九烨,帮我核对一下资料。”朱唇微启,他才听出来这是个男性。

  “好的,墨先生请稍等。”

  等候期间,这个叫墨九烨的青年注意到了从他进门起就一直盯着他瞧的这个年轻人,鸭嘴帽压得老低,前台也不服务他一下。

  看起来好像还很可怜的样子。

  “喂?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站在这里不说话?”

  他猛然惊醒,下意识地就给他看自己的身份证。

  “……叶和颐?这名字真少见。”墨九烨抬头,“你也是今天入住这儿吗?住几楼?”

  叶和颐点点头,道:“21楼。”

  “登记了资料吗?”

  叶和颐摇摇头。墨九烨瞧着这个子高的男孩怎么看着像个委屈巴巴的小动物?于是就让他配合前台登记了入住资料,交了琐碎的费用,两人在墨九烨的带领下进了杏山公寓。

  不知为何,叶和颐感觉自己很难把目光从墨九烨身上移开。难道这个人,身上有什么在吸引着他的注意力吗?

  长长的马尾随着走动,左右晃着。时不时转头,叶和颐的指尖就能碰到一缕青丝。

  “这里是B栋,住户会比较少,环境也清静很多。我就住楼上,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啊还有……”墨九烨在自己口袋里找了一下,掏出一个浅蓝色的平安符,放到叶和颐手里,“这是我路过一个小神社送的,就当做给你的见面礼了。”

  “……嗯,谢谢。”叶和颐看了一下平安福,收进衣袋里,就开锁进了门。

  门板关上以后,墨九烨并没有马上离开。玉扇一开,遮住了下半张脸,神情莫测。在他身后,隐约能看见白色九尾的形态。

  另一边,关上门的叶和颐背靠着门板,鸭嘴帽早就被扔到了地上。在他之前,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面无表情、脸色惨白地站在几步之遥。

  闭上眼再次睁开,视野内不再有那开在净白衣裳之上的红花。取而代之的,是满目银白的彼岸花,在阳光底下微微发亮。

  “……哈……”叶和颐叹气。什么时候,他才能够摆脱阴间地府的幻视?还有多久,他会变成没有自我的野兽?

  他踱步到宽敞的阳台栏杆边,俯视这座城市里来来往往的人,熙熙攘攘的车流。

  “三千多年,似有目的而无目的。”

  约莫发呆了一阵,拨通了手机。

  [喂?到了啊?房子大不大?喜不喜欢?]

  “大,喜欢。谢了啊,特意帮我买了一套房,就为了给我个安全的地儿落脚。”叶和颐嗓音带一点哑,别人都说他烟嗓,手机里说话容易听不清。

  [小事情,也不看看哥哥月收入多少,不缺那点钱给你买房买车!哦对了,上次你查到哪了?]

  “就在这座城,这地方大不好找,我还需要个把月来摸熟悉。”

  手机哪里沉默了一下,[行,那哥哥忙去了啊!]

  手机挂掉之前,叶和颐貌似听见某种电锯拉开的声音,还有几乎听不见的呜咽声。

  他看了看已经变得灰蒙蒙的天空,烟嗓轻轻地唱起歌儿来。

  “与奴檐下把酒歌,霓裳拈袖化清风,眉宇月牙朱唇启,一念成魔一念天。”

  雨滴落在叶和颐鼻尖,断了他的思绪。玄金眸子暗了暗,进屋关上了阳台窗户。

  日子,长着呢。

  

  和颐书海

  字数 2052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和颐书海

  金色的竖瞳睁开,鎏金一般的眼珠子仿佛有一股魔力压榨着他的全身。

  骤然清醒,冷汗打湿了他的后背。心跳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击他的胸膛,想跳出来似的。

  小小的简陋房子,落地窗占了一整面墙,窗帘半开着给了阳光一个小口子照进房间。被单上满是纸张文件和散落的笔记纸条,地板上堆满了书本,留了一条小路从床到放门口。

  抬眸看向挂在墙上的那副图,标满了记号,牵起了无数条红线。在那中央,是一座城。

  他扯下整幅图,连同里面所有东西都包裹起来,扔进了回收桶。而后,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叠现金,随身包和护照身份证,从门边拿出了几乎被书掩埋的行李箱,离开了这个看似不大的单人公寓。

  大暑,的士从车流里穿梭。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蝉声震耳,真热死人。

  下了高速公路,渐渐的能够看见一栋栋高楼大厦。商业楼、办公楼、酒店、商场、住宅公寓什么都有,市中心比起家乡小镇发展得很快。同时进了市中心以后,车流就密集起来了。

  “小哥,你这地址离这儿挺近的,要不要大叔前面巴士站放你下车?”司机师傅是个黑黝黝的当地人,可能见他拖着行李,好心问他一句。

  “好的,谢谢大叔。”

  “小哥诶,你住这儿吗?来旅游的吗?”

  “大叔车钱多少?”

  司机见他不愿意多聊,尬笑了一下报了个数,算他便宜了一点。

  下了车以后,他四处张望,认了几座建筑后拿出手机导航,左拐右拐兜了一圈来到一处高级公寓前。他不假思索,直直走了进去。

  “您好,这里是杏山公寓。请问可以怎么帮助您?”前台小哥微笑着迎接来者,可没想到抬头一看只看见鸭嘴帽压得极低的青年。衣着简单,就是牛仔裤不知道是不是造型给弄的破烂,身后拖着个小行李箱。

  “先生您好,这里是杏山公寓。如果您需要入住酒店的话,出门左转直走到街尾就有酒店了。”

  他抬了抬眼,把护照和身份证递给那小哥。那小哥以为他没听懂,又重复了一遍。他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把义兄叫来好了……

  这时公寓大厅的门被推开,暖和的热流吹进这冰冷的大厅里。他回头看了一眼,顿时眉眼舒展开,目光随着来人移动。

  墨色的长发干净地绑成马尾,天蓝色的丝绸长袍与发带在走动间带起的微风似水流动。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与不可忽视的气质,如同点缀了这凡间的百合花那样,轻巧地绽放着。从侧面看,这个人长相略阴柔,偏还长了一双桃花眼,看起来雌雄莫辨。

  “我是今日入住杏山公寓的墨九烨,帮我核对一下资料。”朱唇微启,他才听出来这是个男性。

  “好的,墨先生请稍等。”

  等候期间,这个叫墨九烨的青年注意到了从他进门起就一直盯着他瞧的这个年轻人,鸭嘴帽压得老低,前台也不服务他一下。

  看起来好像还很可怜的样子。

  “喂?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站在这里不说话?”

  他猛然惊醒,下意识地就给他看自己的身份证。

  “……叶和颐?这名字真少见。”墨九烨抬头,“你也是今天入住这儿吗?住几楼?”

  叶和颐点点头,道:“21楼。”

  “登记了资料吗?”

  叶和颐摇摇头。墨九烨瞧着这个子高的男孩怎么看着像个委屈巴巴的小动物?于是就让他配合前台登记了入住资料,交了琐碎的费用,两人在墨九烨的带领下进了杏山公寓。

  不知为何,叶和颐感觉自己很难把目光从墨九烨身上移开。难道这个人,身上有什么在吸引着他的注意力吗?

  长长的马尾随着走动,左右晃着。时不时转头,叶和颐的指尖就能碰到一缕青丝。

  “这里是B栋,住户会比较少,环境也清静很多。我就住楼上,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啊还有……”墨九烨在自己口袋里找了一下,掏出一个浅蓝色的平安符,放到叶和颐手里,“这是我路过一个小神社送的,就当做给你的见面礼了。”

  “……嗯,谢谢。”叶和颐看了一下平安福,收进衣袋里,就开锁进了门。

  门板关上以后,墨九烨并没有马上离开。玉扇一开,遮住了下半张脸,神情莫测。在他身后,隐约能看见白色九尾的形态。

  另一边,关上门的叶和颐背靠着门板,鸭嘴帽早就被扔到了地上。在他之前,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面无表情、脸色惨白地站在几步之遥。

  闭上眼再次睁开,视野内不再有那开在净白衣裳之上的红花。取而代之的,是满目银白的彼岸花,在阳光底下微微发亮。

  “……哈……”叶和颐叹气。什么时候,他才能够摆脱阴间地府的幻视?还有多久,他会变成没有自我的野兽?

  他踱步到宽敞的阳台栏杆边,俯视这座城市里来来往往的人,熙熙攘攘的车流。

  “三千多年,似有目的而无目的。”

  约莫发呆了一阵,拨通了手机。

  [喂?到了啊?房子大不大?喜不喜欢?]

  “大,喜欢。谢了啊,特意帮我买了一套房,就为了给我个安全的地儿落脚。”叶和颐嗓音带一点哑,别人都说他烟嗓,手机里说话容易听不清。

  [小事情,也不看看哥哥月收入多少,不缺那点钱给你买房买车!哦对了,上次你查到哪了?]

  “就在这座城,这地方大不好找,我还需要个把月来摸熟悉。”

  手机哪里沉默了一下,[行,那哥哥忙去了啊!]

  手机挂掉之前,叶和颐貌似听见某种电锯拉开的声音,还有几乎听不见的呜咽声。

  他看了看已经变得灰蒙蒙的天空,烟嗓轻轻地唱起歌儿来。

  “与奴檐下把酒歌,霓裳拈袖化清风,眉宇月牙朱唇启,一念成魔一念天。”

  雨滴落在叶和颐鼻尖,断了他的思绪。玄金眸子暗了暗,进屋关上了阳台窗户。

  日子,长着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和颐书海

  金色的竖瞳睁开,鎏金一般的眼珠子仿佛有一股魔力压榨着他的全身。

  骤然清醒,冷汗打湿了他的后背。心跳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击他的胸膛,想跳出来似的。

  小小的简陋房子,落地窗占了一整面墙,窗帘半开着给了阳光一个小口子照进房间。被单上满是纸张文件和散落的笔记纸条,地板上堆满了书本,留了一条小路从床到放门口。

  抬眸看向挂在墙上的那副图,标满了记号,牵起了无数条红线。在那中央,是一座城。

  他扯下整幅图,连同里面所有东西都包裹起来,扔进了回收桶。而后,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叠现金,随身包和护照身份证,从门边拿出了几乎被书掩埋的行李箱,离开了这个看似不大的单人公寓。

  大暑,的士从车流里穿梭。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蝉声震耳,真热死人。

  下了高速公路,渐渐的能够看见一栋栋高楼大厦。商业楼、办公楼、酒店、商场、住宅公寓什么都有,市中心比起家乡小镇发展得很快。同时进了市中心以后,车流就密集起来了。

  “小哥,你这地址离这儿挺近的,要不要大叔前面巴士站放你下车?”司机师傅是个黑黝黝的当地人,可能见他拖着行李,好心问他一句。

  “好的,谢谢大叔。”

  “小哥诶,你住这儿吗?来旅游的吗?”

  “大叔车钱多少?”

  司机见他不愿意多聊,尬笑了一下报了个数,算他便宜了一点。

  下了车以后,他四处张望,认了几座建筑后拿出手机导航,左拐右拐兜了一圈来到一处高级公寓前。他不假思索,直直走了进去。

  “您好,这里是杏山公寓。请问可以怎么帮助您?”前台小哥微笑着迎接来者,可没想到抬头一看只看见鸭嘴帽压得极低的青年。衣着简单,就是牛仔裤不知道是不是造型给弄的破烂,身后拖着个小行李箱。

  “先生您好,这里是杏山公寓。如果您需要入住酒店的话,出门左转直走到街尾就有酒店了。”

  他抬了抬眼,把护照和身份证递给那小哥。那小哥以为他没听懂,又重复了一遍。他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把义兄叫来好了……

  这时公寓大厅的门被推开,暖和的热流吹进这冰冷的大厅里。他回头看了一眼,顿时眉眼舒展开,目光随着来人移动。

  墨色的长发干净地绑成马尾,天蓝色的丝绸长袍与发带在走动间带起的微风似水流动。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与不可忽视的气质,如同点缀了这凡间的百合花那样,轻巧地绽放着。从侧面看,这个人长相略阴柔,偏还长了一双桃花眼,看起来雌雄莫辨。

  “我是今日入住杏山公寓的墨九烨,帮我核对一下资料。”朱唇微启,他才听出来这是个男性。

  “好的,墨先生请稍等。”

  等候期间,这个叫墨九烨的青年注意到了从他进门起就一直盯着他瞧的这个年轻人,鸭嘴帽压得老低,前台也不服务他一下。

  看起来好像还很可怜的样子。

  “喂?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站在这里不说话?”

  他猛然惊醒,下意识地就给他看自己的身份证。

  “……叶和颐?这名字真少见。”墨九烨抬头,“你也是今天入住这儿吗?住几楼?”

  叶和颐点点头,道:“21楼。”

  “登记了资料吗?”

  叶和颐摇摇头。墨九烨瞧着这个子高的男孩怎么看着像个委屈巴巴的小动物?于是就让他配合前台登记了入住资料,交了琐碎的费用,两人在墨九烨的带领下进了杏山公寓。

  不知为何,叶和颐感觉自己很难把目光从墨九烨身上移开。难道这个人,身上有什么在吸引着他的注意力吗?

  长长的马尾随着走动,左右晃着。时不时转头,叶和颐的指尖就能碰到一缕青丝。

  “这里是B栋,住户会比较少,环境也清静很多。我就住楼上,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啊还有……”墨九烨在自己口袋里找了一下,掏出一个浅蓝色的平安符,放到叶和颐手里,“这是我路过一个小神社送的,就当做给你的见面礼了。”

  “……嗯,谢谢。”叶和颐看了一下平安福,收进衣袋里,就开锁进了门。

  门板关上以后,墨九烨并没有马上离开。玉扇一开,遮住了下半张脸,神情莫测。在他身后,隐约能看见白色九尾的形态。

  另一边,关上门的叶和颐背靠着门板,鸭嘴帽早就被扔到了地上。在他之前,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面无表情、脸色惨白地站在几步之遥。

  闭上眼再次睁开,视野内不再有那开在净白衣裳之上的红花。取而代之的,是满目银白的彼岸花,在阳光底下微微发亮。

  “……哈……”叶和颐叹气。什么时候,他才能够摆脱阴间地府的幻视?还有多久,他会变成没有自我的野兽?

  他踱步到宽敞的阳台栏杆边,俯视这座城市里来来往往的人,熙熙攘攘的车流。

  “三千多年,似有目的而无目的。”

  约莫发呆了一阵,拨通了手机。

  [喂?到了啊?房子大不大?喜不喜欢?]

  “大,喜欢。谢了啊,特意帮我买了一套房,就为了给我个安全的地儿落脚。”叶和颐嗓音带一点哑,别人都说他烟嗓,手机里说话容易听不清。

  [小事情,也不看看哥哥月收入多少,不缺那点钱给你买房买车!哦对了,上次你查到哪了?]

  “就在这座城,这地方大不好找,我还需要个把月来摸熟悉。”

  手机哪里沉默了一下,[行,那哥哥忙去了啊!]

  手机挂掉之前,叶和颐貌似听见某种电锯拉开的声音,还有几乎听不见的呜咽声。

  他看了看已经变得灰蒙蒙的天空,烟嗓轻轻地唱起歌儿来。

  “与奴檐下把酒歌,霓裳拈袖化清风,眉宇月牙朱唇启,一念成魔一念天。”

  雨滴落在叶和颐鼻尖,断了他的思绪。玄金眸子暗了暗,进屋关上了阳台窗户。

  日子,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