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全年目标能够如期完成

  • 日期:12-02
  • 点击:(605)


到7月底,钢铁和煤炭总产量的47%和38%已经停产。全年的交付目标可以如期实现。

在国家新办8月19日举行的吹风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魏亮表示,推进救助实施的有效工作机制已经形成,他有信心完成全年的目标任务。 今年,中央专项安排的1000亿元专项奖励补助资金中,有307亿元到位。我们应该加强监督,使资金真正发挥有效作用。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安排了钢铁煤炭行业解决产能过剩的专项监管工作。

产能目标任务能否如期完成?中央政府的奖金和补贴资金是如何分配的?特别监管将侧重于哪些方面?政府如何在降低生产能力方面发挥更好的作用?8月19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魏亮在国家新闻办公室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接受了媒体采访。

钢铁公司已撤回其2126万吨的产能

截至7月底,钢铁行业已撤回其2126万吨的产能,实现了全年目标的47%。煤炭行业产能超9500万吨,实现全年目标的38%。 虽然一些区域已经完成了全年任务,但一些区域的能力移除工作起步缓慢,需要加快进展。

“虽然我们目前面临许多具体困难,但我们对完成全年的目标任务和整个产能削减的目标任务充满信心。 魏亮说,首先,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为完成工作目标和任务创造了良好条件。 其次,地方和企业已经形成了高度共识,尤其是随着钢铁和煤炭价格的回升,产能削减的效果已经明显。许多地方和企业已经从“要求我发挥能力”转变为“我愿意发挥能力”,并将逐渐转变为“我想发挥能力” 第三,形成有效的工作机制,推动产能淘汰的实施,及时发现和解决产能淘汰中的新情况、新问题。许多地方和企业探索了良好的经验和做法。 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实现减少能力的目标和任务。

为确保目标任务的完成,我们必须落实责任,进一步明确企业在产能搬迁方面的主要责任,地方政府应全面承担产能搬迁的责任。 “我们已经签署了责任书。对于那些不能如期完成任务的人,他们应该根据责任书的约定承担责任。 魏亮说,国务院已经分别发布了6号文件和7号文件,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了8个配套文件,以消除产能。 掌握这些措施的实施是完成淘汰产能任务的最重要保证。

莲魏亮指出,早期有些企业认为今年的产能移除任务只能在年底前完成,所以他们把时间节点放在第四季度,有些甚至放在12月。 然而,生产能力的消除涉及一系列工作,如转移工人和妥善处理债务,这需要大量时间。 有关部门要求企业尽可能安排产能,许多地方和企业已经做出调整。 因此,容量移除的进度得到保证。

莲魏亮还表示,为了支持钢铁和煤炭生产,中央政府专门安排了产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在资金使用方面,已明确表示应尽快给予更多退款和补偿,以及更多退款和补偿。对于不能按规定时间表完成任务的人员,不仅要追究责任,还要减少奖金和补偿资金的支持。这是为了鼓励地方和企业越来越早地离开,也有助于完成全年的目标和任务。

30%的财政补贴资金已经发放。

今年,中央政府专门拨款1000亿元专项补助资金,主要用于钢铁和煤炭产能搬迁过程中的员工搬迁。 随着产能削减的推进,该专项资金是否已尽我们所能使用?

在回答记者《经济日报》的提问时,联魏亮表示,1000亿元的专项奖金涵盖了整个钢铁煤炭产能搬迁任务的完成。 在三到五年内,钢铁将不得不收回1亿到1.5亿吨的生产能力。煤炭将从5亿吨中关停并退出,减少5亿吨,其中约3亿吨属于大规模退出。

“也就是说,1000亿元专项资金将覆盖1亿至1.5亿吨钢铁产能和8亿吨煤炭产能的退出 魏亮表示,今年钢铁产能达到4500万吨,达到五年目标的三分之一。 煤炭生产能力应力争超过2.5亿吨,估计为8亿吨,也接近三分之一。 到目前为止,财政部门已经拨出307亿元专项奖金和补贴资金用于地方和企业。 此外,还有约20%的后续奖金和补贴资金,这些资金将在完成产能移除任务和验收后分配。

莲魏亮还表示,为了让资金真正发挥有效作用,第一步是加强对资金使用的监督,财政部和救助部的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应跟踪资金的使用情况。 目前,财务部每月都需要了解资金的分配和使用情况,这种监管还将关注资金是否会尽快落实到失去生产能力的项目和企业,以及资金是否会真正用于员工的安置。 其次,要加强审计监督,加强岗位监督,对能力建设期间和之后的能力建设专项资金使用情况进行专项审计。

“我们也应该发挥社会监督的作用 魏亮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要求地方政府以适当的方式宣传补贴资金的使用,并欢迎媒体监督财政资金的使用。

专项监管注重八个方面

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安排,专项检查计划于8月17日正式下达。部际联席会议组织了10个检查组,近期将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检查。

莲魏亮说这次特别检查将集中在八个方面 第一,解决钢铁和煤炭产能过剩相关政策的实施将重点监控各地区各部门是否存在政策执行不力、配套措施出台不及时等问题。

第二是任务的细分和进展的实施,重点是监测各级政府和中央企业是否满足了全面负责本地区和本企业消除过剩产能工作的要求。任务是否分解实施为具体的企业、项目和责任人,特别是进度实施情况以及确保目标和任务完成的相关机制和措施

第三,生产能力的实际撤出,重点是监测地方和中央企业是否能够按照实施计划中确定的进度要求和时间节点真正减少过剩的生产能力压力。现场检查现有生产能力是否可以拆除、关闭和恢复。

第四,奖金补贴资金的使用,重点监控地方政府是否多渠道筹集生产能力所需资金,是否制定并颁布专项奖金补贴资金管理细则;奖金的分配是否及时,是否严格按照有关规定管理和使用

第五,员工安置,重点是监测是否出台了具体的员工安置实施措施,以及是否根据法律、法规、政策和程序对员工的安置进行了划分。奖金和补贴资金是否严格按照规定用于职工安置

六是开展“三个专项行动”,重点监督各地淘汰落后、违法建设项目的清理、联合执法专项行动;安全、环保、能耗、质量、土地和矿山执法合规检查是否全面开展;煤矿是否严格执行减产措施

7。信息披露、监督和档案管理。重点是检查地方政府是否建立了与能力建设相关的信息公开制度,能力建设项目是否及时接受公众监督。是否建立相关责任主体的信用记录,加强社会监督

8是总结先进经验的推广,重点是是否积极探索消除产能的有效途径,总结典型经验和良好做法,发挥示范带头作用,解决共性问题。

政府的角色和市场机制之间没有矛盾。

要促进钢铁和煤炭的去生产,必须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魏亮说,政府必须在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的前提下发挥作用。

莲魏亮指出,钢铁和煤炭产能过剩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是市场机制未能充分发挥作用,产能过剩问题不能单靠市场机制解决。 因此,政府必须在尊重市场经济规律的同时发挥更好的作用。

“在淘汰产能的过程中,落实责任和签署责任书的措施也是以遵循市场经济规律为基础的。 魏亮说,淘汰产能就是淘汰落后产能,保护先进产能,引导产能退出。 对于一些落后的生产能力,我们必须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加快这些生产能力的退出,以避免出现"坏硬币赶走好硬币"。 对于先进的生产能力,应采取保护措施,不允许他们承担淘汰生产能力的任务。 对于不属于先进生产能力或落后生产能力的其他生产能力,政府应遵循市场经济规律,通过政策引导,按一定比例收回这些生产能力。

“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都不会采取补贴措施来支持钢铁和煤炭行业提高产能。 中央政府安排的特别奖和补贴资金不是用于增加生产能力,而是用于消除生产能力。 “连魏亮说,企业在收回产能的过程中面临许多困难和问题。如果他们仅仅依靠市场的作用,他们可能不愿意退出。 在政府的支持下,可以尽快收回已收回的产能,并尽快改变产能过剩的局面。 从这个意义上说,发挥政府的作用和市场机制的作用并不矛盾。 (记者林火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