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泽拉斯生死录第32章精明的高阶军士

  • 日期:08-26
  • 点击:(1038)


  我找到最接近部落后方的一块岩石,在岩石的掩护下,对着亡灵女牧师施放法力燃烧。

  她被我的法术击中了,往前踉跑了几步。不过,她并没有发现我。于是我继续连发几招,她便虚弱地跪倒在地上了。

  我的目的达到了!她现在已经法力耗竭了,无法再施放更多的法术。以前我和其他牧师相互练习的时候,就体验过了这种感受。被法力燃烧击中时,大脑深处仿佛有股紧密的丝线牵引着往外扯,就像灵魂被强行分裂一样,随之而来的就是精神疲乏,继而空虚衰弱。

  这个法术,对一切依赖法力施展招数的职业都有效,比如法师、术士、德鲁伊、圣骑士,不过,我们牧师还有个优势,那就是只要专注休息,法力就可以恢复。所以,对于我面对的这位敌人,我是不可能让她休息的。

  我念诵着暗言术,为了隐藏位置,精神鞭管是不可以用的,所以我只给她施加痛苦与心灵震爆,再继续法力燃烧。她迅速给自己加盾,维持在原地不动。

  

  这时,我背部突然被一个利器刺中,深达肩胛骨里,顿时呼吸不过来了。

  我立刻给自己加盾,迅速跑出岩石之外,躲在一根树干后,用影遁隐身。

  在影遁的状态下,我发现了攻击我的,是一个巨魔猎人,他张开长着象牙般撩牙的嘴巴,手中正拿着几根利箭,对着我躲藏的方向,准备发动多重射击。

  在树干和圣言盾的保护下,我根本不用担心这个攻击,而真正让我担心的,应该是那位亡灵女牧师。果然正如我忧虑的那样,在我转头看她时,她已经在前方正指引着身边的亡灵战士往我所处的树干冲过来。

  虽然我已经影遁了,可是在另一头的巨魔猎人,很显然已经告诉了他们我的位置。他手中的利箭已经脱弓而出,带着他招数的狠劲,第一根箭矢射在树干上,另外几根利箭则相继从我身边擦过,刺破了真言盾,飞往前方去。

  影遁被他识破了,我站在树干旁,全身暴露无遗。

  而在箭头尚未落地时,亡灵女牧师已经伙同两位亡灵战士向我冲来。我正处于两面夹攻的劣势,任凭我再如何强大,都无法敌过这四个人的围攻,恐怕要命丧于此了。

  那两个亡灵战士应该是精通武器的战士,因为他们双手都握着巨型锋利的斧头,只要拿起其中一个,对我挥一两下,我就完了,更何况他们手中加起来总共有四个精锐的武器。而巨魔猎人没带动物,应该是舍弃了驾驭动物的能力,专注于精通射击。从他刚刚那一发多重射击看,威力比依巅相同的招数要厉害数倍。

  他们逐步走向我,将我牢牢包围了。亡灵女牧师最后到达,停在两个亡灵战士中央。近距离细看,亡灵女牧师的容貌,我看得一清二楚。虽是瘦削了些,但五官却是美丽精致,更让我不解的是,这张面孔,竟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把武器放下。”她粗沉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位老妇人,但平稳的气息并不像是老人。

  “这可是珍贵的宝物,我们可以据为己有,蜜莲高阶军士!”高阶军士?她竟然也是有军衔的人,难怪她身边的战士对她的态度都是毕恭毕敬的。

  “不,我要他心甘情愿地奉献出来。”她眯着眼睛,对我冷冷一笑,“就凭你这样的小角色就想对付我们吗?别以为你穿着预言法袍,握着祈福法杖,就得意忘形!这是吃脑子的时代,有勇无谋,就只有死路一条!把他带走吧。”原来她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引我出招,自投罗网的。

  “你们休想,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投降的。”我咬牙切齿地反抗他们。我要是真死了,也是成功了,我为联盟引开了四个人,减轻了对战压力,也削弱了他们的疗愈能力。

  “哼哼,我们幽暗城著名的皇家药师协会,有的是办法!”听到她这句话,我感到莫名的恐惧。

  待续……

  

  燃星

  5078f9cb 5409 4c6b abd7 668f4c97727a

  26.6

  2019.08.19 21:00

  字数 1372

  我找到最接近部落后方的一块岩石,在岩石的掩护下,对着亡灵女牧师施放法力燃烧。

  她被我的法术击中了,往前踉跑了几步。不过,她并没有发现我。于是我继续连发几招,她便虚弱地跪倒在地上了。

  我的目的达到了!她现在已经法力耗竭了,无法再施放更多的法术。以前我和其他牧师相互练习的时候,就体验过了这种感受。被法力燃烧击中时,大脑深处仿佛有股紧密的丝线牵引着往外扯,就像灵魂被强行分裂一样,随之而来的就是精神疲乏,继而空虚衰弱。

  这个法术,对一切依赖法力施展招数的职业都有效,比如法师、术士、德鲁伊、圣骑士,不过,我们牧师还有个优势,那就是只要专注休息,法力就可以恢复。所以,对于我面对的这位敌人,我是不可能让她休息的。

  我念诵着暗言术,为了隐藏位置,精神鞭管是不可以用的,所以我只给她施加痛苦与心灵震爆,再继续法力燃烧。她迅速给自己加盾,维持在原地不动。

  

  这时,我背部突然被一个利器刺中,深达肩胛骨里,顿时呼吸不过来了。

  我立刻给自己加盾,迅速跑出岩石之外,躲在一根树干后,用影遁隐身。

  在影遁的状态下,我发现了攻击我的,是一个巨魔猎人,他张开长着象牙般撩牙的嘴巴,手中正拿着几根利箭,对着我躲藏的方向,准备发动多重射击。

  在树干和圣言盾的保护下,我根本不用担心这个攻击,而真正让我担心的,应该是那位亡灵女牧师。果然正如我忧虑的那样,在我转头看她时,她已经在前方正指引着身边的亡灵战士往我所处的树干冲过来。

  虽然我已经影遁了,可是在另一头的巨魔猎人,很显然已经告诉了他们我的位置。他手中的利箭已经脱弓而出,带着他招数的狠劲,第一根箭矢射在树干上,另外几根利箭则相继从我身边擦过,刺破了真言盾,飞往前方去。

  影遁被他识破了,我站在树干旁,全身暴露无遗。

  而在箭头尚未落地时,亡灵女牧师已经伙同两位亡灵战士向我冲来。我正处于两面夹攻的劣势,任凭我再如何强大,都无法敌过这四个人的围攻,恐怕要命丧于此了。

  那两个亡灵战士应该是精通武器的战士,因为他们双手都握着巨型锋利的斧头,只要拿起其中一个,对我挥一两下,我就完了,更何况他们手中加起来总共有四个精锐的武器。而巨魔猎人没带动物,应该是舍弃了驾驭动物的能力,专注于精通射击。从他刚刚那一发多重射击看,威力比依巅相同的招数要厉害数倍。

  他们逐步走向我,将我牢牢包围了。亡灵女牧师最后到达,停在两个亡灵战士中央。近距离细看,亡灵女牧师的容貌,我看得一清二楚。虽是瘦削了些,但五官却是美丽精致,更让我不解的是,这张面孔,竟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把武器放下。”她粗沉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位老妇人,但平稳的气息并不像是老人。

  “这可是珍贵的宝物,我们可以据为己有,蜜莲高阶军士!”高阶军士?她竟然也是有军衔的人,难怪她身边的战士对她的态度都是毕恭毕敬的。

  “不,我要他心甘情愿地奉献出来。”她眯着眼睛,对我冷冷一笑,“就凭你这样的小角色就想对付我们吗?别以为你穿着预言法袍,握着祈福法杖,就得意忘形!这是吃脑子的时代,有勇无谋,就只有死路一条!把他带走吧。”原来她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引我出招,自投罗网的。

  “你们休想,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投降的。”我咬牙切齿地反抗他们。我要是真死了,也是成功了,我为联盟引开了四个人,减轻了对战压力,也削弱了他们的疗愈能力。

  “哼哼,我们幽暗城著名的皇家药师协会,有的是办法!”听到她这句话,我感到莫名的恐惧。

  待续……

  我找到最接近部落后方的一块岩石,在岩石的掩护下,对着亡灵女牧师施放法力燃烧。

  她被我的法术击中了,往前踉跑了几步。不过,她并没有发现我。于是我继续连发几招,她便虚弱地跪倒在地上了。

  我的目的达到了!她现在已经法力耗竭了,无法再施放更多的法术。以前我和其他牧师相互练习的时候,就体验过了这种感受。被法力燃烧击中时,大脑深处仿佛有股紧密的丝线牵引着往外扯,就像灵魂被强行分裂一样,随之而来的就是精神疲乏,继而空虚衰弱。

  这个法术,对一切依赖法力施展招数的职业都有效,比如法师、术士、德鲁伊、圣骑士,不过,我们牧师还有个优势,那就是只要专注休息,法力就可以恢复。所以,对于我面对的这位敌人,我是不可能让她休息的。

  我念诵着暗言术,为了隐藏位置,精神鞭管是不可以用的,所以我只给她施加痛苦与心灵震爆,再继续法力燃烧。她迅速给自己加盾,维持在原地不动。

  

  这时,我背部突然被一个利器刺中,深达肩胛骨里,顿时呼吸不过来了。

  我立刻给自己加盾,迅速跑出岩石之外,躲在一根树干后,用影遁隐身。

  在影遁的状态下,我发现了攻击我的,是一个巨魔猎人,他张开长着象牙般撩牙的嘴巴,手中正拿着几根利箭,对着我躲藏的方向,准备发动多重射击。

  在树干和圣言盾的保护下,我根本不用担心这个攻击,而真正让我担心的,应该是那位亡灵女牧师。果然正如我忧虑的那样,在我转头看她时,她已经在前方正指引着身边的亡灵战士往我所处的树干冲过来。

  虽然我已经影遁了,可是在另一头的巨魔猎人,很显然已经告诉了他们我的位置。他手中的利箭已经脱弓而出,带着他招数的狠劲,第一根箭矢射在树干上,另外几根利箭则相继从我身边擦过,刺破了真言盾,飞往前方去。

  影遁被他识破了,我站在树干旁,全身暴露无遗。

  而在箭头尚未落地时,亡灵女牧师已经伙同两位亡灵战士向我冲来。我正处于两面夹攻的劣势,任凭我再如何强大,都无法敌过这四个人的围攻,恐怕要命丧于此了。

  那两个亡灵战士应该是精通武器的战士,因为他们双手都握着巨型锋利的斧头,只要拿起其中一个,对我挥一两下,我就完了,更何况他们手中加起来总共有四个精锐的武器。而巨魔猎人没带动物,应该是舍弃了驾驭动物的能力,专注于精通射击。从他刚刚那一发多重射击看,威力比依巅相同的招数要厉害数倍。

  他们逐步走向我,将我牢牢包围了。亡灵女牧师最后到达,停在两个亡灵战士中央。近距离细看,亡灵女牧师的容貌,我看得一清二楚。虽是瘦削了些,但五官却是美丽精致,更让我不解的是,这张面孔,竟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把武器放下。”她粗沉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位老妇人,但平稳的气息并不像是老人。

  “这可是珍贵的宝物,我们可以据为己有,蜜莲高阶军士!”高阶军士?她竟然也是有军衔的人,难怪她身边的战士对她的态度都是毕恭毕敬的。

  “不,我要他心甘情愿地奉献出来。”她眯着眼睛,对我冷冷一笑,“就凭你这样的小角色就想对付我们吗?别以为你穿着预言法袍,握着祈福法杖,就得意忘形!这是吃脑子的时代,有勇无谋,就只有死路一条!把他带走吧。”原来她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引我出招,自投罗网的。

  “你们休想,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投降的。”我咬牙切齿地反抗他们。我要是真死了,也是成功了,我为联盟引开了四个人,减轻了对战压力,也削弱了他们的疗愈能力。

  “哼哼,我们幽暗城著名的皇家药师协会,有的是办法!”听到她这句话,我感到莫名的恐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