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次上杆?不,是一万次推击

  • 日期:08-25
  • 点击:(1086)


  每日高尔夫2019.8.3我要分享

  学习推击是非常关键的,但也是与学习高尔夫运动中其他技术完全不同的。它能让某些人感到非常苦恼……

  6 个月前,在我第一次踏进乔恩· 塔特索尔融合ATL 教学中心之时,我的整个人生不过才挥过十几二十次高尔夫球杆,多数还是为了驱赶假想的非法入侵者和不时出现的家蝇。但我曾推击过数千次。谁还没推击过上千次呢?

  

  在我的故乡小镇,唯一一个适合约会的地方就是迷你高尔夫球场。多年来,我一直为自己抵挡住了高尔夫球的诱惑感到自豪,但我一直喜欢推击。我想我只是从来没想过推——高尔夫球。

  令我惊讶的是,塔特索尔教练也同意我的观点。“高尔夫和推击是截然不同的,它们甚至可以说不是同一种运动。”他说,“坦白地说,我认识的大多数最好的高尔夫球手都讨厌推击。”本· 霍根曾经真的质疑过推击应该比正常的击球少算杆数。连职业比赛中1 号木打得最好的球员都会被推击打败,可见与其说推击是一门科学,倒不如说它是一门永远无法完全掌握的令人恼火的艺术。你可以在击球时用尽全力碾压对手,在果岭上却可能将所有优势消耗殆尽。相反地,如果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推击选手但开球一无是处,你连争取成绩的机会都没有。这就使得推击仿佛成了高尔夫球手耳朵里一只永远挥之不去的小虫子。推击无法成就一切,但它可以让你丧失一切。

  当塔特索尔递给我一支推杆时,让我着迷的是他教给我的帮助全挥杆的东西在果岭上都毫无用武之地。我挥杆的主要问题是平衡和加速:我想要在击球瞬间最大化挥杆速度,保持身体的各部分不会走样,以产生出一个简洁的爆发力。但推击不仅关乎力量;它甚至与加速度无关。塔特索尔以开车作为比喻,当你挥杆时要加速以避开红灯。推击呢?推击如同滑行,达到你的理想速度然后精准地保持在那里。大多数运动——包括打高尔夫球——都与最大速度有关。推击则是与你的内部恒速控制有关。再说一遍,推击完全不是高尔夫。“之前我就像一直在教你法语。”塔特索尔说,“但推击,根本不是一门类似法语的语言,而是如同新学一门德语。”

  这是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推击没那么难。当然,它也很难。但要通过练习去提升水平并不困难。你的高尔夫挥杆受制于数千个变量: 奇怪的和不可预见的不一致性都会将一个线性学习过程变为不可能。你永远都不可能达到一个完美的挥杆。每一天都是新的战斗,新的探索。那么推击呢?难以置信。没有偏离的臀部,没有剧烈的力量转移,没有几十个移动的部位可以在毫厘之间改变一切。找到你的支点,将推杆稳固于此,向后牵引再朝向你的球,击出。“挥杆的一点点进步就需要上好几堂课,你可能会在状态糟糕的一天里失去所有的成果。”塔特索尔说,“但一旦你掌握了推击的基本技巧,剩下的就只需要反复练习了。”这是一种技能,就像是杂耍或是打磨。你以为为什么那些家伙都在办公室放推杆?这是唯一一项不必须在高尔夫球场里就能提升的技术。难怪我总是这么喜欢推击:连像我这样的笨蛋都能做到。

  当然,我对推击的看法肯定让我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痛恨推击。只要一点点的重复和学习,我的推击就可能与一些周末高尔夫球手水平相当,虽然我的1 号木的最多用途仍然是驱赶家蝇。一个周末高尔夫球手在球场度过的下午,可能会被一项我认为自己学得相当轻松的技术毁了。难怪本· 霍根那么不喜欢推击:果岭将霍根变成了某个平行时空的我?这会让任何人都讨厌推击。推击从某种程度上让众生平等,但是讲真的,谁想要平等?

  收藏举报投诉

  学习推击是非常关键的,但也是与学习高尔夫运动中其他技术完全不同的。它能让某些人感到非常苦恼……

  6 个月前,在我第一次踏进乔恩· 塔特索尔融合ATL 教学中心之时,我的整个人生不过才挥过十几二十次高尔夫球杆,多数还是为了驱赶假想的非法入侵者和不时出现的家蝇。但我曾推击过数千次。谁还没推击过上千次呢?

  

  在我的故乡小镇,唯一一个适合约会的地方就是迷你高尔夫球场。多年来,我一直为自己抵挡住了高尔夫球的诱惑感到自豪,但我一直喜欢推击。我想我只是从来没想过推——高尔夫球。

  令我惊讶的是,塔特索尔教练也同意我的观点。“高尔夫和推击是截然不同的,它们甚至可以说不是同一种运动。”他说,“坦白地说,我认识的大多数最好的高尔夫球手都讨厌推击。”本· 霍根曾经真的质疑过推击应该比正常的击球少算杆数。连职业比赛中1 号木打得最好的球员都会被推击打败,可见与其说推击是一门科学,倒不如说它是一门永远无法完全掌握的令人恼火的艺术。你可以在击球时用尽全力碾压对手,在果岭上却可能将所有优势消耗殆尽。相反地,如果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推击选手但开球一无是处,你连争取成绩的机会都没有。这就使得推击仿佛成了高尔夫球手耳朵里一只永远挥之不去的小虫子。推击无法成就一切,但它可以让你丧失一切。

  当塔特索尔递给我一支推杆时,让我着迷的是他教给我的帮助全挥杆的东西在果岭上都毫无用武之地。我挥杆的主要问题是平衡和加速:我想要在击球瞬间最大化挥杆速度,保持身体的各部分不会走样,以产生出一个简洁的爆发力。但推击不仅关乎力量;它甚至与加速度无关。塔特索尔以开车作为比喻,当你挥杆时要加速以避开红灯。推击呢?推击如同滑行,达到你的理想速度然后精准地保持在那里。大多数运动——包括打高尔夫球——都与最大速度有关。推击则是与你的内部恒速控制有关。再说一遍,推击完全不是高尔夫。“之前我就像一直在教你法语。”塔特索尔说,“但推击,根本不是一门类似法语的语言,而是如同新学一门德语。”

  这是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推击没那么难。当然,它也很难。但要通过练习去提升水平并不困难。你的高尔夫挥杆受制于数千个变量: 奇怪的和不可预见的不一致性都会将一个线性学习过程变为不可能。你永远都不可能达到一个完美的挥杆。每一天都是新的战斗,新的探索。那么推击呢?难以置信。没有偏离的臀部,没有剧烈的力量转移,没有几十个移动的部位可以在毫厘之间改变一切。找到你的支点,将推杆稳固于此,向后牵引再朝向你的球,击出。“挥杆的一点点进步就需要上好几堂课,你可能会在状态糟糕的一天里失去所有的成果。”塔特索尔说,“但一旦你掌握了推击的基本技巧,剩下的就只需要反复练习了。”这是一种技能,就像是杂耍或是打磨。你以为为什么那些家伙都在办公室放推杆?这是唯一一项不必须在高尔夫球场里就能提升的技术。难怪我总是这么喜欢推击:连像我这样的笨蛋都能做到。

  当然,我对推击的看法肯定让我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痛恨推击。只要一点点的重复和学习,我的推击就可能与一些周末高尔夫球手水平相当,虽然我的1 号木的最多用途仍然是驱赶家蝇。一个周末高尔夫球手在球场度过的下午,可能会被一项我认为自己学得相当轻松的技术毁了。难怪本· 霍根那么不喜欢推击:果岭将霍根变成了某个平行时空的我?这会让任何人都讨厌推击。推击从某种程度上让众生平等,但是讲真的,谁想要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