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絮语:当谢谢雷兄!(20190812)

  • 日期:08-17
  • 点击:(1478)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暑假似乎就这么要结束了,可似乎又是什么事情也来不及尝试,虽然粗略想起,也似乎有那么几次靓丽,但更多的也就似乎无聊且百无聊奈着!

  明天(农历七月十三)是大岳父新亡化袱的日子,大舅子内侄们计划从省城经转我所在的小县城,顺便到我家看望岳母,晚上再赶回小镇。于是今天一大早就早早起床,吃过早餐,协同妻子去超市准备午餐的食材。

  正在理菜的时候,雷兄微信我关乎一个网络投票的技术问题。虽然网络投票的事情越来越让人们不堪且更不屑,但大家还是随大流投投,这个我倒是颇为认同的。于是很是为雷兄投票的事情着急,又向来觊觎着雷兄做菜的水平,就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要求雷兄来我家做几样菜,顺便教会他投票。雷兄也毫不迟疑的回复了一个“好”字,这我可是无限的感谢的了!得到雷兄的回复,我便欣欣然计划着:今天这都九点了,天气竟然这么凉爽,雷兄一定会趁着这凉爽早早过来的罢,等他一来,再请他打两三个拿手好菜的单子,好去添置食材。

  理好菜,就喝着茶,看着电视剧,静待雷兄来做菜!也不由想起那些在小镇教书的日子,曾经的老同事程老,每每他到我家串门,主厨一定是他。多年如一日,我们仨特别欢迎程老来家串门或作客,那样在家就能吃到一些美味大菜。幸运的是调入小县城后,程老也偶尔来我家,依然主厨,这也是我常常于人前一点的炫耀。更为幸运的是,我又有了雷兄,他也可以偶尔被主厨。我常常想,这确实应该感谢生活,谢谢程老和雷兄。但我也常常自以为是着,我这是幸运于一直不变的人品罢!

  十一点多了,雷兄还没有过来,大舅子和内侄子也发来信息,午餐是赶不过来吃的了,我也就当寻常而过的了——十一点半再开始亲自去做几样小菜。

  十一点二十,雷兄竟然风尘仆仆的来了,我是喜出望外,乃至其喜洋洋之不已,当然是确乎感激不尽雷兄之不弃。

  雷兄对于我而言,确实是做菜大师。他一边指导我给岳母做着几样素菜:黑木耳藕片,油淋茄子,清炒白苋菜,一边根据我准备的食材,计划着做几个拿手的菜!我是特别佩服的了,在我家这样一个别人家的厨房,他竟然忙而不乱,很快就烧制成功了几个大菜。那红烧肉,油而不腻,一大盘竟然光盘了。水煮鱼也特别地道,那汤汁因为配料齐全,还创意的顺手切了半个番茄、三分之一个洋葱、一小把黑木耳,特别有滋味。轻轻松松搞定的几个小菜,也是各具特色。

  今天,雷兄冒了酷暑,于百忙之中来我家主厨,当感谢!于是喝点酒,果然是兄弟缘深宜厚,倍加珍惜的那十斤佳酿,今天竟然也只剩下最后的不到半斤,正好喝完。雷兄说,这可是赛过茅台的好酒,我是确实以为然的——二十多年前我可是喝过三杯特供茅台的!

  喝了白酒,喝点冰镇花雕酒,这花雕酒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计划着招待几个不喝酒密友。虽然曾经都能喝几杯,但我们似乎都不约而同克制起来,这很对我现在的脾性。大半年来,一直努力不喝酒,但又不得不时不时喝点。今天,算是喝得最多的——大约摸有二两,这对于向来以客人不喝好就是不爱敬的我,也算是恰到好处。感谢雷兄的恰到好处,这酒似乎可以不刻意的禁或者怎么喝!——真好!

  毕竟下午两点多了,雷兄依然是很忙的,功夫茶也来不及喝,就匆匆告辞了!他似乎深谙客去主人安,尤其珍惜我的下午茶时光——这个当是在我的空间里知悉的罢!谢谢雷兄的不弃,更感谢雷兄的默契!

  喝着下午茶也好,卧听喜马拉雅也好,好几个小时了,满脑子里也就蹦哒着“当谢谢雷兄”,于是絮絮不已,按惯例以志,姑俟异日观云尔!

  当谢谢雷兄,让我的人生又有着一些骄人的东西,让我也活成一束光且更其绚丽!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邓阿林

  2019.08.13 07:37

  字数 1413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暑假似乎就这么要结束了,可似乎又是什么事情也来不及尝试,虽然粗略想起,也似乎有那么几次靓丽,但更多的也就似乎无聊且百无聊奈着!

  明天(农历七月十三)是大岳父新亡化袱的日子,大舅子内侄们计划从省城经转我所在的小县城,顺便到我家看望岳母,晚上再赶回小镇。于是今天一大早就早早起床,吃过早餐,协同妻子去超市准备午餐的食材。

  正在理菜的时候,雷兄微信我关乎一个网络投票的技术问题。虽然网络投票的事情越来越让人们不堪且更不屑,但大家还是随大流投投,这个我倒是颇为认同的。于是很是为雷兄投票的事情着急,又向来觊觎着雷兄做菜的水平,就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要求雷兄来我家做几样菜,顺便教会他投票。雷兄也毫不迟疑的回复了一个“好”字,这我可是无限的感谢的了!得到雷兄的回复,我便欣欣然计划着:今天这都九点了,天气竟然这么凉爽,雷兄一定会趁着这凉爽早早过来的罢,等他一来,再请他打两三个拿手好菜的单子,好去添置食材。

  理好菜,就喝着茶,看着电视剧,静待雷兄来做菜!也不由想起那些在小镇教书的日子,曾经的老同事程老,每每他到我家串门,主厨一定是他。多年如一日,我们仨特别欢迎程老来家串门或作客,那样在家就能吃到一些美味大菜。幸运的是调入小县城后,程老也偶尔来我家,依然主厨,这也是我常常于人前一点的炫耀。更为幸运的是,我又有了雷兄,他也可以偶尔被主厨。我常常想,这确实应该感谢生活,谢谢程老和雷兄。但我也常常自以为是着,我这是幸运于一直不变的人品罢!

  十一点多了,雷兄还没有过来,大舅子和内侄子也发来信息,午餐是赶不过来吃的了,我也就当寻常而过的了——十一点半再开始亲自去做几样小菜。

  十一点二十,雷兄竟然风尘仆仆的来了,我是喜出望外,乃至其喜洋洋之不已,当然是确乎感激不尽雷兄之不弃。

  雷兄对于我而言,确实是做菜大师。他一边指导我给岳母做着几样素菜:黑木耳藕片,油淋茄子,清炒白苋菜,一边根据我准备的食材,计划着做几个拿手的菜!我是特别佩服的了,在我家这样一个别人家的厨房,他竟然忙而不乱,很快就烧制成功了几个大菜。那红烧肉,油而不腻,一大盘竟然光盘了。水煮鱼也特别地道,那汤汁因为配料齐全,还创意的顺手切了半个番茄、三分之一个洋葱、一小把黑木耳,特别有滋味。轻轻松松搞定的几个小菜,也是各具特色。

  今天,雷兄冒了酷暑,于百忙之中来我家主厨,当感谢!于是喝点酒,果然是兄弟缘深宜厚,倍加珍惜的那十斤佳酿,今天竟然也只剩下最后的不到半斤,正好喝完。雷兄说,这可是赛过茅台的好酒,我是确实以为然的——二十多年前我可是喝过三杯特供茅台的!

  喝了白酒,喝点冰镇花雕酒,这花雕酒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计划着招待几个不喝酒密友。虽然曾经都能喝几杯,但我们似乎都不约而同克制起来,这很对我现在的脾性。大半年来,一直努力不喝酒,但又不得不时不时喝点。今天,算是喝得最多的——大约摸有二两,这对于向来以客人不喝好就是不爱敬的我,也算是恰到好处。感谢雷兄的恰到好处,这酒似乎可以不刻意的禁或者怎么喝!——真好!

  毕竟下午两点多了,雷兄依然是很忙的,功夫茶也来不及喝,就匆匆告辞了!他似乎深谙客去主人安,尤其珍惜我的下午茶时光——这个当是在我的空间里知悉的罢!谢谢雷兄的不弃,更感谢雷兄的默契!

  喝着下午茶也好,卧听喜马拉雅也好,好几个小时了,满脑子里也就蹦哒着“当谢谢雷兄”,于是絮絮不已,按惯例以志,姑俟异日观云尔!

  当谢谢雷兄,让我的人生又有着一些骄人的东西,让我也活成一束光且更其绚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暑假似乎就这么要结束了,可似乎又是什么事情也来不及尝试,虽然粗略想起,也似乎有那么几次靓丽,但更多的也就似乎无聊且百无聊奈着!

  明天(农历七月十三)是大岳父新亡化袱的日子,大舅子内侄们计划从省城经转我所在的小县城,顺便到我家看望岳母,晚上再赶回小镇。于是今天一大早就早早起床,吃过早餐,协同妻子去超市准备午餐的食材。

  正在理菜的时候,雷兄微信我关乎一个网络投票的技术问题。虽然网络投票的事情越来越让人们不堪且更不屑,但大家还是随大流投投,这个我倒是颇为认同的。于是很是为雷兄投票的事情着急,又向来觊觎着雷兄做菜的水平,就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要求雷兄来我家做几样菜,顺便教会他投票。雷兄也毫不迟疑的回复了一个“好”字,这我可是无限的感谢的了!得到雷兄的回复,我便欣欣然计划着:今天这都九点了,天气竟然这么凉爽,雷兄一定会趁着这凉爽早早过来的罢,等他一来,再请他打两三个拿手好菜的单子,好去添置食材。

  理好菜,就喝着茶,看着电视剧,静待雷兄来做菜!也不由想起那些在小镇教书的日子,曾经的老同事程老,每每他到我家串门,主厨一定是他。多年如一日,我们仨特别欢迎程老来家串门或作客,那样在家就能吃到一些美味大菜。幸运的是调入小县城后,程老也偶尔来我家,依然主厨,这也是我常常于人前一点的炫耀。更为幸运的是,我又有了雷兄,他也可以偶尔被主厨。我常常想,这确实应该感谢生活,谢谢程老和雷兄。但我也常常自以为是着,我这是幸运于一直不变的人品罢!

  十一点多了,雷兄还没有过来,大舅子和内侄子也发来信息,午餐是赶不过来吃的了,我也就当寻常而过的了——十一点半再开始亲自去做几样小菜。

  十一点二十,雷兄竟然风尘仆仆的来了,我是喜出望外,乃至其喜洋洋之不已,当然是确乎感激不尽雷兄之不弃。

  雷兄对于我而言,确实是做菜大师。他一边指导我给岳母做着几样素菜:黑木耳藕片,油淋茄子,清炒白苋菜,一边根据我准备的食材,计划着做几个拿手的菜!我是特别佩服的了,在我家这样一个别人家的厨房,他竟然忙而不乱,很快就烧制成功了几个大菜。那红烧肉,油而不腻,一大盘竟然光盘了。水煮鱼也特别地道,那汤汁因为配料齐全,还创意的顺手切了半个番茄、三分之一个洋葱、一小把黑木耳,特别有滋味。轻轻松松搞定的几个小菜,也是各具特色。

  今天,雷兄冒了酷暑,于百忙之中来我家主厨,当感谢!于是喝点酒,果然是兄弟缘深宜厚,倍加珍惜的那十斤佳酿,今天竟然也只剩下最后的不到半斤,正好喝完。雷兄说,这可是赛过茅台的好酒,我是确实以为然的——二十多年前我可是喝过三杯特供茅台的!

  喝了白酒,喝点冰镇花雕酒,这花雕酒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计划着招待几个不喝酒密友。虽然曾经都能喝几杯,但我们似乎都不约而同克制起来,这很对我现在的脾性。大半年来,一直努力不喝酒,但又不得不时不时喝点。今天,算是喝得最多的——大约摸有二两,这对于向来以客人不喝好就是不爱敬的我,也算是恰到好处。感谢雷兄的恰到好处,这酒似乎可以不刻意的禁或者怎么喝!——真好!

  毕竟下午两点多了,雷兄依然是很忙的,功夫茶也来不及喝,就匆匆告辞了!他似乎深谙客去主人安,尤其珍惜我的下午茶时光——这个当是在我的空间里知悉的罢!谢谢雷兄的不弃,更感谢雷兄的默契!

  喝着下午茶也好,卧听喜马拉雅也好,好几个小时了,满脑子里也就蹦哒着“当谢谢雷兄”,于是絮絮不已,按惯例以志,姑俟异日观云尔!

  当谢谢雷兄,让我的人生又有着一些骄人的东西,让我也活成一束光且更其绚丽!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