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间(3)

  • 日期:08-11
  • 点击:(671)


?

上一章

如果明天注定要改变,那我只愿意今夜长存,但是天总是要亮的。

夕颜终究还是没走成。

还没到电梯口她就重重的倒在了走廊里。

当沈放抱起她时是意料之外的轻,也意料之外的烫。他抱着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根烧着的柴火棒。沈放小心的把她抱回家里为她降温又打了120,但这么大的雨车子肯定是过不来了,眼下唯一能帮助夕颜的只有沈放。

解去湿透的衣服夕颜的身体依旧是滚烫灼心,沈放的手却是冰凉的。体温慢慢降下来,沈放的心却一点点提了起来。夕颜不知是因为高烧的缘故还是太过疲惫,竟陷入了奇怪的梦境。沈放看着她挣扎而苦痛的样子,心仿佛被揪了起来却不知应该如何是好。虽然好像很熟悉,但他们终究是两个陌生人,甚至说话都没有超过一百句。

沈放为夕颜掩好被单便准备离开,却不料夕颜不只是清醒还是依旧在梦境里,嘴中轻声呢喃着“别走”的生硬。沈放不知如何是好,但最终还是轻轻掩上的房门睡在了客厅里。

沈放一直以来睡眠便不是很好,从医之后更是严重了起来,不仅仅睡眠浅,还十分的认床。离开了熟悉的床被,即使依旧是在自己家中他却依然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已经在沙发上辗转了好久,看了下时间依旧还不到凌晨一点的样子。他叹了口气,随便搜了本小说便看了起来,时间以一点点过去,他却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鼻尖若有若无的还是能闻到那股柔曼的香水味,眼前的文字也模糊了起来。

终于沈放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机,侧耳听了一下房间里安静极了,便起身轻手轻脚的悄悄推开房门看去,床头灯依旧亮着,夕颜好似睡得很熟。沈放踟蹰了一会儿,准备轻轻关上门离开了,夕颜却一下子醒了过来。

“进来吧,我也睡不着。”

沈放有些不好意思的进了房间,夕颜打开了房间的灯,找了许久没有找到束发的东西,便将发丝抚到耳后,露出清瘦的面庞。

兴许是休息过的缘故,夕颜显得十分精神。她的面庞如朗月莹莹,脸上再也看不见之前的阴郁气息,显得阳光而有活力。沈放也没想到一直以来在自己面前那么浪被的夕颜竟是这样的清秀可人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嗯……大概就是在你之前离开的时候我就醒了吧。你在外面走来走去的,我也睡不着。”

沈放有些不好意思了,也不知是因为自己搅扰了夕颜的睡眠,还是因为面对现在这个情景的羞怯。夕颜却没有想那么多,她看着沈放有些闪躲的眼睛低声问道:

“我睡觉的时候,说了很多东西吧”

说了很多吗?沈放不知道那些东西算多还是不算多。在夕颜昏迷时断断续续的梦呢和惊恐地表情传递出来的信息很多,但是他却不想去揣测。

“其实你也应该猜得出来的,我跟我老公关系不好。一直以来我朋友都以为我嫁了一个好家庭。我老公从高中就开始追求我,高中我没同意;他就追到了大学,在一起之后也是对我非常呵护。那时候我真的是在过言情小说一般的日子,有一个温柔又长情男朋友。所有的节日,纪念日他都会为我准备小礼物,节假日也会被各种旅行和小约会填满。那时候无忧无虑,也没有其他情侣的争吵,即使有了矛盾也是他马上会来认错,根本不给我生气的机会。”

“听起来那时候你们应该很幸福。”

“是啊,毕业后,其他的情侣忙着分手,而我们却毕业就一起回了武汉,盯着武汉夏天最热的太阳陪伴着彼此找工作,晚上在小餐馆里为了省钱只要了一份菜。一起对付老鼠,蟑螂和讨厌的邻居,就这样熬了三四年,他终于凑够了首付赶在房价大涨前买了一套房子,随后考上了公务员生活渐渐稳定下来。所有人都觉得已经是时候结婚了,我却很犹豫。”

“为什么呢?那时候你应该很喜欢你老公的吧,怎么还会犹豫呢?”

夕颜叹了一口气,脸上也渐渐恢复了阴郁的神采。

“我爸妈感情不好,我是看着我爸妈的争吵长大的。我对婚姻一点都不向往,相反我很恐惧他,我能感觉得到我妈妈的不开心,她对我爸爸的怨恨,她每次受到屈辱之后总是抱着我大哭,哭完又摸了摸我的头继续为那个男人做饭洗衣服。长大一点后我问我妈妈,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破裂了,为什么不离婚呢?妈妈笑着告诉我,她是为了我才不离婚的,她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那一刻我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样,这是我听过最恶毒的话,她把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心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把三个人的一生都归咎于我这个的肩膀上。我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爱,我只觉得这是最恶毒的诅咒。”

“所以你并不想结婚是吗?”

“恩,我不想,一点都不想,虽然那时候我很爱我的丈夫,但是我对婚姻一点信心都没有。当时所有人都在催促着我结婚,连我妈妈,这个我一直以为都受够了婚姻的苦的人都在死命的催促着我结婚。开始我还有很多的朋友可以作为借口,但是慢慢我身边的人都成家立业了,我也找不到理由了,而我的老公好像也发觉了什么,对我也越来越冷淡了。我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抛弃掉了,便不管不顾只想抓紧他们,于是不情不愿的把自己嫁掉了。后来我的老公也成天在我家里受到我父母的厚待,我爸妈把以前从未倾注到我身上的种种优待都给了我的老公。结婚后慢慢我跟我老公也有了争吵,每一次我的老公都不会跟我正面交锋,而是开始把问题丢给我的父母,看着我的爸妈来指责我,他自己却坐在一旁看着笑话。他把在官场上的那些套路用在了自己的妻子身上,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他好像获得了极大的胜利,并乐此不疲的想办法与我制造矛盾来获得乐趣。”

夕颜讲述的语气刚开始是还有些激动,愤懑,甚至委屈。但慢慢的就开始变得平静起来,最后甚至都不带一丝感情了。她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用词精炼而精准,就像手术刀一样把自己的身上的那些疮疤一个个挑开,把鲜红的血液和脓浆摊开给沈放看到。

“你老公怎么变成这样了?你那时候没有想办法反抗吗?”

“反抗有什么意义?那时候我被所有人都孤立着。我的妈妈只会出主意让我赶紧怀孕,希望我也能用孩子维系这个家庭,就像她和祖祖辈辈那些小媳妇们所做的一样。我陷入到了一种癫狂中,竟然也认同了这种想法。但那时候我老公已经从一个爱人变成了猎手,他用在官场里混迹多年的察言观色洞悉着我的每一个想法。他知道我想要一个孩子,便像对待娼妓一样侮辱我,把性爱都变成了我的道德污点,辱骂我的淫荡和折磨我。甚至都不跟我面对面而是选择把我按在床上来完成。我哭喊,反抗都没有作用,他从体力上制服了我并享受着这种快感。”

沈放听到这里便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捂住了夕颜的嘴不让她再讲下去了。

“这就是个变态!你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我该怎么向警察描述这个过程?我没办法开口说这些,这太耻辱了。我们都知道这不对,这是错的,可是我们说不出口,说不出口也就没办法制裁,羞耻感让我丧失了战斗力,这一开始就没有公平。”

“你的家人呢,就没有一个愿意帮助你的人吗?”

“从第一次的推一把开始,慢慢的就开始用拳头,脚踢,皮带。我的父母只会劝我忍耐,他的父母则把问题都归咎到了我的家庭上。没有人能帮我,谁都帮不了我。到最后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没保住。”

夕颜在也说不下去了,窗外隐隐透着光亮,她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雨终于停了,天也蒙蒙亮了。城市里灯火熹微,建筑在瓦蓝色的天空下呈现着暗黑色轮廓。一群鸽子飞过高楼之间的空隙,嘹亮鸽哨声在此刻的城市格外清亮。

夕颜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里混杂着泥土的味道。她闭上眼睛呼吸着早晨的空气,冰凉的水汽润泽着她的心肺。如果明天注定要改变,那我只愿意今夜长存,但是天总是要亮的。

96

打黑伞的刘子骥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6.3

2019.08.06 23:36*

字数 2867

上一章

如果明天注定要改变,那我只愿意今夜长存,但是天总是要亮的。

夕颜终究还是没走成。

还没到电梯口她就重重的倒在了走廊里。

当沈放抱起她时是意料之外的轻,也意料之外的烫。他抱着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根烧着的柴火棒。沈放小心的把她抱回家里为她降温又打了120,但这么大的雨车子肯定是过不来了,眼下唯一能帮助夕颜的只有沈放。

解去湿透的衣服夕颜的身体依旧是滚烫灼心,沈放的手却是冰凉的。体温慢慢降下来,沈放的心却一点点提了起来。夕颜不知是因为高烧的缘故还是太过疲惫,竟陷入了奇怪的梦境。沈放看着她挣扎而苦痛的样子,心仿佛被揪了起来却不知应该如何是好。虽然好像很熟悉,但他们终究是两个陌生人,甚至说话都没有超过一百句。

沈放为夕颜掩好被单便准备离开,却不料夕颜不只是清醒还是依旧在梦境里,嘴中轻声呢喃着“别走”的生硬。沈放不知如何是好,但最终还是轻轻掩上的房门睡在了客厅里。

沈放一直以来睡眠便不是很好,从医之后更是严重了起来,不仅仅睡眠浅,还十分的认床。离开了熟悉的床被,即使依旧是在自己家中他却依然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已经在沙发上辗转了好久,看了下时间依旧还不到凌晨一点的样子。他叹了口气,随便搜了本小说便看了起来,时间以一点点过去,他却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鼻尖若有若无的还是能闻到那股柔曼的香水味,眼前的文字也模糊了起来。

终于沈放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机,侧耳听了一下房间里安静极了,便起身轻手轻脚的悄悄推开房门看去,床头灯依旧亮着,夕颜好似睡得很熟。沈放踟蹰了一会儿,准备轻轻关上门离开了,夕颜却一下子醒了过来。

“进来吧,我也睡不着。”

沈放有些不好意思的进了房间,夕颜打开了房间的灯,找了许久没有找到束发的东西,便将发丝抚到耳后,露出清瘦的面庞。

兴许是休息过的缘故,夕颜显得十分精神。她的面庞如朗月莹莹,脸上再也看不见之前的阴郁气息,显得阳光而有活力。沈放也没想到一直以来在自己面前那么浪被的夕颜竟是这样的清秀可人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嗯……大概就是在你之前离开的时候我就醒了吧。你在外面走来走去的,我也睡不着。”

沈放有些不好意思了,也不知是因为自己搅扰了夕颜的睡眠,还是因为面对现在这个情景的羞怯。夕颜却没有想那么多,她看着沈放有些闪躲的眼睛低声问道:

“我睡觉的时候,说了很多东西吧”

说了很多吗?沈放不知道那些东西算多还是不算多。在夕颜昏迷时断断续续的梦呢和惊恐地表情传递出来的信息很多,但是他却不想去揣测。

“其实你也应该猜得出来的,我跟我老公关系不好。一直以来我朋友都以为我嫁了一个好家庭。我老公从高中就开始追求我,高中我没同意;他就追到了大学,在一起之后也是对我非常呵护。那时候我真的是在过言情小说一般的日子,有一个温柔又长情男朋友。所有的节日,纪念日他都会为我准备小礼物,节假日也会被各种旅行和小约会填满。那时候无忧无虑,也没有其他情侣的争吵,即使有了矛盾也是他马上会来认错,根本不给我生气的机会。”

“听起来那时候你们应该很幸福。”

“是啊,毕业后,其他的情侣忙着分手,而我们却毕业就一起回了武汉,盯着武汉夏天最热的太阳陪伴着彼此找工作,晚上在小餐馆里为了省钱只要了一份菜。一起对付老鼠,蟑螂和讨厌的邻居,就这样熬了三四年,他终于凑够了首付赶在房价大涨前买了一套房子,随后考上了公务员生活渐渐稳定下来。所有人都觉得已经是时候结婚了,我却很犹豫。”

“为什么呢?那时候你应该很喜欢你老公的吧,怎么还会犹豫呢?”

夕颜叹了一口气,脸上也渐渐恢复了阴郁的神采。

“我爸妈感情不好,我是看着我爸妈的争吵长大的。我对婚姻一点都不向往,相反我很恐惧他,我能感觉得到我妈妈的不开心,她对我爸爸的怨恨,她每次受到屈辱之后总是抱着我大哭,哭完又摸了摸我的头继续为那个男人做饭洗衣服。长大一点后我问我妈妈,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破裂了,为什么不离婚呢?妈妈笑着告诉我,她是为了我才不离婚的,她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那一刻我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样,这是我听过最恶毒的话,她把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心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把三个人的一生都归咎于我这个的肩膀上。我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爱,我只觉得这是最恶毒的诅咒。”

“所以你并不想结婚是吗?”

“恩,我不想,一点都不想,虽然那时候我很爱我的丈夫,但是我对婚姻一点信心都没有。当时所有人都在催促着我结婚,连我妈妈,这个我一直以为都受够了婚姻的苦的人都在死命的催促着我结婚。开始我还有很多的朋友可以作为借口,但是慢慢我身边的人都成家立业了,我也找不到理由了,而我的老公好像也发觉了什么,对我也越来越冷淡了。我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抛弃掉了,便不管不顾只想抓紧他们,于是不情不愿的把自己嫁掉了。后来我的老公也成天在我家里受到我父母的厚待,我爸妈把以前从未倾注到我身上的种种优待都给了我的老公。结婚后慢慢我跟我老公也有了争吵,每一次我的老公都不会跟我正面交锋,而是开始把问题丢给我的父母,看着我的爸妈来指责我,他自己却坐在一旁看着笑话。他把在官场上的那些套路用在了自己的妻子身上,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他好像获得了极大的胜利,并乐此不疲的想办法与我制造矛盾来获得乐趣。”

夕颜讲述的语气刚开始是还有些激动,愤懑,甚至委屈。但慢慢的就开始变得平静起来,最后甚至都不带一丝感情了。她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用词精炼而精准,就像手术刀一样把自己的身上的那些疮疤一个个挑开,把鲜红的血液和脓浆摊开给沈放看到。

“你老公怎么变成这样了?你那时候没有想办法反抗吗?”

“反抗有什么意义?那时候我被所有人都孤立着。我的妈妈只会出主意让我赶紧怀孕,希望我也能用孩子维系这个家庭,就像她和祖祖辈辈那些小媳妇们所做的一样。我陷入到了一种癫狂中,竟然也认同了这种想法。但那时候我老公已经从一个爱人变成了猎手,他用在官场里混迹多年的察言观色洞悉着我的每一个想法。他知道我想要一个孩子,便像对待娼妓一样侮辱我,把性爱都变成了我的道德污点,辱骂我的淫荡和折磨我。甚至都不跟我面对面而是选择把我按在床上来完成。我哭喊,反抗都没有作用,他从体力上制服了我并享受着这种快感。”

沈放听到这里便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捂住了夕颜的嘴不让她再讲下去了。

“这就是个变态!你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我该怎么向警察描述这个过程?我没办法开口说这些,这太耻辱了。我们都知道这不对,这是错的,可是我们说不出口,说不出口也就没办法制裁,羞耻感让我丧失了战斗力,这一开始就没有公平。”

“你的家人呢,就没有一个愿意帮助你的人吗?”

“从第一次的推一把开始,慢慢的就开始用拳头,脚踢,皮带。我的父母只会劝我忍耐,他的父母则把问题都归咎到了我的家庭上。没有人能帮我,谁都帮不了我。到最后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没保住。”

夕颜在也说不下去了,窗外隐隐透着光亮,她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雨终于停了,天也蒙蒙亮了。城市里灯火熹微,建筑在瓦蓝色的天空下呈现着暗黑色轮廓。一群鸽子飞过高楼之间的空隙,嘹亮鸽哨声在此刻的城市格外清亮。

夕颜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里混杂着泥土的味道。她闭上眼睛呼吸着早晨的空气,冰凉的水汽润泽着她的心肺。如果明天注定要改变,那我只愿意今夜长存,但是天总是要亮的。

上一章

如果明天注定要改变,那我只愿意今夜长存,但是天总是要亮的。

夕颜终究还是没走成。

还没到电梯口她就重重的倒在了走廊里。

当沈放抱起她时是意料之外的轻,也意料之外的烫。他抱着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根烧着的柴火棒。沈放小心的把她抱回家里为她降温又打了120,但这么大的雨车子肯定是过不来了,眼下唯一能帮助夕颜的只有沈放。

解去湿透的衣服夕颜的身体依旧是滚烫灼心,沈放的手却是冰凉的。体温慢慢降下来,沈放的心却一点点提了起来。夕颜不知是因为高烧的缘故还是太过疲惫,竟陷入了奇怪的梦境。沈放看着她挣扎而苦痛的样子,心仿佛被揪了起来却不知应该如何是好。虽然好像很熟悉,但他们终究是两个陌生人,甚至说话都没有超过一百句。

沈放为夕颜掩好被单便准备离开,却不料夕颜不只是清醒还是依旧在梦境里,嘴中轻声呢喃着“别走”的生硬。沈放不知如何是好,但最终还是轻轻掩上的房门睡在了客厅里。

沈放一直以来睡眠便不是很好,从医之后更是严重了起来,不仅仅睡眠浅,还十分的认床。离开了熟悉的床被,即使依旧是在自己家中他却依然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已经在沙发上辗转了好久,看了下时间依旧还不到凌晨一点的样子。他叹了口气,随便搜了本小说便看了起来,时间以一点点过去,他却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鼻尖若有若无的还是能闻到那股柔曼的香水味,眼前的文字也模糊了起来。

终于沈放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机,侧耳听了一下房间里安静极了,便起身轻手轻脚的悄悄推开房门看去,床头灯依旧亮着,夕颜好似睡得很熟。沈放踟蹰了一会儿,准备轻轻关上门离开了,夕颜却一下子醒了过来。

“进来吧,我也睡不着。”

沈放有些不好意思的进了房间,夕颜打开了房间的灯,找了许久没有找到束发的东西,便将发丝抚到耳后,露出清瘦的面庞。

兴许是休息过的缘故,夕颜显得十分精神。她的面庞如朗月莹莹,脸上再也看不见之前的阴郁气息,显得阳光而有活力。沈放也没想到一直以来在自己面前那么浪被的夕颜竟是这样的清秀可人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嗯……大概就是在你之前离开的时候我就醒了吧。你在外面走来走去的,我也睡不着。”

沈放有些不好意思了,也不知是因为自己搅扰了夕颜的睡眠,还是因为面对现在这个情景的羞怯。夕颜却没有想那么多,她看着沈放有些闪躲的眼睛低声问道:

“我睡觉的时候,说了很多东西吧”

说了很多吗?沈放不知道那些东西算多还是不算多。在夕颜昏迷时断断续续的梦呢和惊恐地表情传递出来的信息很多,但是他却不想去揣测。

“其实你也应该猜得出来的,我跟我老公关系不好。一直以来我朋友都以为我嫁了一个好家庭。我老公从高中就开始追求我,高中我没同意;他就追到了大学,在一起之后也是对我非常呵护。那时候我真的是在过言情小说一般的日子,有一个温柔又长情男朋友。所有的节日,纪念日他都会为我准备小礼物,节假日也会被各种旅行和小约会填满。那时候无忧无虑,也没有其他情侣的争吵,即使有了矛盾也是他马上会来认错,根本不给我生气的机会。”

“听起来那时候你们应该很幸福。”

“是啊,毕业后,其他的情侣忙着分手,而我们却毕业就一起回了武汉,盯着武汉夏天最热的太阳陪伴着彼此找工作,晚上在小餐馆里为了省钱只要了一份菜。一起对付老鼠,蟑螂和讨厌的邻居,就这样熬了三四年,他终于凑够了首付赶在房价大涨前买了一套房子,随后考上了公务员生活渐渐稳定下来。所有人都觉得已经是时候结婚了,我却很犹豫。”

“为什么呢?那时候你应该很喜欢你老公的吧,怎么还会犹豫呢?”

夕颜叹了一口气,脸上也渐渐恢复了阴郁的神采。

“我爸妈感情不好,我是看着我爸妈的争吵长大的。我对婚姻一点都不向往,相反我很恐惧他,我能感觉得到我妈妈的不开心,她对我爸爸的怨恨,她每次受到屈辱之后总是抱着我大哭,哭完又摸了摸我的头继续为那个男人做饭洗衣服。长大一点后我问我妈妈,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破裂了,为什么不离婚呢?妈妈笑着告诉我,她是为了我才不离婚的,她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那一刻我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样,这是我听过最恶毒的话,她把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心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把三个人的一生都归咎于我这个的肩膀上。我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爱,我只觉得这是最恶毒的诅咒。”

“所以你并不想结婚是吗?”

“恩,我不想,一点都不想,虽然那时候我很爱我的丈夫,但是我对婚姻一点信心都没有。当时所有人都在催促着我结婚,连我妈妈,这个我一直以为都受够了婚姻的苦的人都在死命的催促着我结婚。开始我还有很多的朋友可以作为借口,但是慢慢我身边的人都成家立业了,我也找不到理由了,而我的老公好像也发觉了什么,对我也越来越冷淡了。我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抛弃掉了,便不管不顾只想抓紧他们,于是不情不愿的把自己嫁掉了。后来我的老公也成天在我家里受到我父母的厚待,我爸妈把以前从未倾注到我身上的种种优待都给了我的老公。结婚后慢慢我跟我老公也有了争吵,每一次我的老公都不会跟我正面交锋,而是开始把问题丢给我的父母,看着我的爸妈来指责我,他自己却坐在一旁看着笑话。他把在官场上的那些套路用在了自己的妻子身上,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他好像获得了极大的胜利,并乐此不疲的想办法与我制造矛盾来获得乐趣。”

夕颜讲述的语气刚开始是还有些激动,愤懑,甚至委屈。但慢慢的就开始变得平静起来,最后甚至都不带一丝感情了。她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用词精炼而精准,就像手术刀一样把自己的身上的那些疮疤一个个挑开,把鲜红的血液和脓浆摊开给沈放看到。

“你老公怎么变成这样了?你那时候没有想办法反抗吗?”

“反抗有什么意义?那时候我被所有人都孤立着。我的妈妈只会出主意让我赶紧怀孕,希望我也能用孩子维系这个家庭,就像她和祖祖辈辈那些小媳妇们所做的一样。我陷入到了一种癫狂中,竟然也认同了这种想法。但那时候我老公已经从一个爱人变成了猎手,他用在官场里混迹多年的察言观色洞悉着我的每一个想法。他知道我想要一个孩子,便像对待娼妓一样侮辱我,把性爱都变成了我的道德污点,辱骂我的淫荡和折磨我。甚至都不跟我面对面而是选择把我按在床上来完成。我哭喊,反抗都没有作用,他从体力上制服了我并享受着这种快感。”

沈放听到这里便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捂住了夕颜的嘴不让她再讲下去了。

“这就是个变态!你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我该怎么向警察描述这个过程?我没办法开口说这些,这太耻辱了。我们都知道这不对,这是错的,可是我们说不出口,说不出口也就没办法制裁,羞耻感让我丧失了战斗力,这一开始就没有公平。”

“你的家人呢,就没有一个愿意帮助你的人吗?”

“从第一次的推一把开始,慢慢的就开始用拳头,脚踢,皮带。我的父母只会劝我忍耐,他的父母则把问题都归咎到了我的家庭上。没有人能帮我,谁都帮不了我。到最后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没保住。”

夕颜在也说不下去了,窗外隐隐透着光亮,她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雨终于停了,天也蒙蒙亮了。城市里灯火熹微,建筑在瓦蓝色的天空下呈现着暗黑色轮廓。一群鸽子飞过高楼之间的空隙,嘹亮鸽哨声在此刻的城市格外清亮。

夕颜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里混杂着泥土的味道。她闭上眼睛呼吸着早晨的空气,冰凉的水汽润泽着她的心肺。如果明天注定要改变,那我只愿意今夜长存,但是天总是要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