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燎原母瑞山母瑞山革命根据地保存琼崖革命火种

  • 日期:11-08
  • 点击:(1015)


一系列纪念海南解放65周年的报道

从1928年到1933年,慕瑞山革命根据地两次保存了琼雅

慕瑞山的革命火种,在慕瑞山革命根据地红军操场旧址

点可以燎原 《海南日报》记者李英庭翻拍了定安县木瑞山革命根据地的

纪念公园 《海南日报》记者李映亭拍摄到的“海南日报记者胡旭发”一条蜿蜒高低的小道,两边环绕着绿色汩汩的山岗,一直延伸到牛岭山脚下,即慕瑞山的最高峰。

80多年前,谁曾想到这个青山绿水的地方是一个“红色”世界 琼崖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琼崖独立师、琼崖独立师先后进驻该地区,把汩汩的溪流变成了共产党的“大巢”,成为当局的眼中钉。

想象一下这条红色的小路在那些日子里一定非常繁忙。革命者从南方一直流向北方。他们来这里传达指示,汇报工作,分析形势。 他们带着红色的心和希望来了。

有不止一两条这样的红色路径。在80多年前的两个特殊时期,占地数百平方英里的慕瑞山(Murui Mountain),红色的小路散落在各处,彼此相连。它们成为共产党人对付敌人、克服困难和危险的生活道路。他们两次救了琼崖革命的火。 这些火种燃烧得越来越明亮,燃烧得越来越多,直到它们消灭黑暗,照亮所有琼。

巍峨的青山铭记不朽的英雄“夕阳西下”。当辽阔而多山的慕瑞山被夜晚覆盖时,山中间的森林里有一盏明亮的灯。 远处传来锣鼓的铿锵声、歌唱的潺潺声以及偶尔的掌声

这种在森林深处的快乐时光来自红军礼堂,一间茅草屋。红军剧团的十多名演员创作并表演了自己的演出。他们经常在这里为根据地的军民做琼州宴。

“除了激烈的军事斗争,根据地的建设也是有条不紊的 定安县党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崔开勇表示,为了满足军队和人民的物质和精神需要,已经在慕瑞山基地设立了军械工厂、医院、印刷厂、粮食加工集团、缝纫集团、商店、剧团等。

马志稳的家人是钟瑞农场木瑞区第三队的退休工人,离红军礼堂不到100米。老人有空的时候经常去看它,但是安静的废墟里到处都是庄稼。“只有一座纪念碑,什么也没有留下 “

回顾过去,很难找到踪迹 当风过去时,树木沙沙作响,开始一排排地飞翔。

然而,尽管岁月流逝,铁马金戈威德时期的历史却永远固定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

这样,基地刚刚休息了一会儿。剧团的乐器仍然不见了。在那里,国民党当局的飞机和大炮迫不及待地要轮流出动,希望攻击木瑞山,夺取共产党的“大巢”。

那是1928年,广东国民党蔡廷锴师和谭启秀独立团对琼崖苏区进行了第一次“围剿”。 今年冬天,土地革命变成了低潮,乌云密布琼崖空 琼苏领袖王文明率领红军和数百名革命群众,冒着敌人的子弹,搬到了母亲瑞山,开辟了革命根据地,第一次挽救了琼崖革命的火焰

红军发展壮大,在敌人中间引起恐慌 1932年8月,国民党对琼崖苏区发动了第二次“围剿”。 从此,直到1933年4月,在琼雅革命最艰难的八个月里,琼雅特委书记冯白驹带领红军小组来到了慕瑞山,创造了人类在极端环境中生存的奇迹,并第二次保存了琼雅革命的火种。

听着,我耳边有山风。那是红军在跑吗?看,脚下的岩石是深红色的。那是用红军的血染的吗?

慕瑞山有一个叫青龙潭的地方。石涧悬崖高耸,水流湍急。 那时,红军战士经常在这里淘米、洗澡和抽水。 然而,这种温暖的生活场景并没有持续很久,一个像琅琊山五壮士一样英勇的故事上演了。

1932年秋,敌人入侵慕瑞山后,十多名红军伤病员战斗撤退。最后,他们用完了弹药和食物,被一步步推回游泳池 为了不被活捉和羞辱,战士们用钢枪从岩壁跳入池中,勇敢地牺牲了自己。 血染红了池塘,顺流而下.

从那以后,当地人把绿龙潭叫做红军潭,一直延续到今天。

魏青山,长久埋藏的克兰克忠诚,一滴滴绿水,记得不朽的灵魂 当我们无忧无虑地享受幸福生活时,我们会问自己,幸福是怎么来的吗?这是血,这是生命!

林海歌唱顽强的生命

走在慕瑞山上,到处都可以看到挂在树枝上的野果,在山上工作的农民时不时会碰面。 然而,把时间追溯到80多年前,“那时,穆瑞山的基础设施已经消失,士兵们完全与世隔绝。” ”崔凯勇这样判断

在第二次“围剿”中,国民党军队实行了烧杀抢掠苏区的“三光”政策。他们指定红色村庄为“无人地带”,并层层包围了慕瑞山。他们还放出猎狗来搜索这座山。

为了打破敌人的包围,分散敌人的注意力,琼崖特委决定红军主力转移到乐惠。冯白驹和琼斯政府主席傅明静带领特别委员会、琼斯政府机构和警卫连的100多人继续在穆瑞山的斗争。 饥饿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你有多饿?饿到胸口贴回去,饿到走不动,饿到坐下来又不能站起来

在山上的8个月里,100多人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有时他们十多天都吃不到一碗稀粥。

很快,米饭不见了 红军开始挖山芋,摸鱼和虾,摘树和水果,挖鸟蛋,摘蘑菇和挖竹笋。 当这样的食物不容易找到时,香蕉心、百花和革命性的菜肴成为基本的口粮。

严重营养不良 许多人患有水肿、痢疾、疟疾和夜盲症,都有黄色的嘴唇、凹陷的眼睛和颧骨突起、全长虱子、长发披肩和山里野人的样子。

在8个多月里,包括红军主力在内,有多少人饿死?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 钟瑞农场水坡5队22队路边有一棵大榕树。 在这棵树下,九个饥饿的红军战士坐下来休息,再也站不起来了。 在红军军械厂,50多名技术人员都饿死了。红军医院的几十名伤病员无法逃脱同样的命运。

没有地方可住。今晚我将睡在山洞里,明晚睡在密林里。

天气太冷了,无法入睡,所以我不得不加热野生香蕉叶。一个铺在地板上作为垫子睡觉,另一个盖在我身上作为被子。

我的衣服烂了,所以我不得不穿树叶和树皮来隐藏我的尊严。

当他的头发长起来时,他躺在地上,把头发放在树根上,用大砍刀把它剪短。

当台风来临时,没有地方可躲,所以他们在雨中互相拥抱取暖.

这是多么艰难的时刻啊?芮妈妈哀悼,林海低声说道。她为这群神奇的生命和血泪歌唱。她以这些巨大的铁骨头而闻名。

大火点燃后,慕瑞山的精神将永存

超过8个月,200多个昼夜。由于同样的信仰和追求,剩下的20名革命者没有一个逃脱或叛逃。

当1933年春天来临,杜鹃花、杜鹃花、金银花、木棉、芙蓉花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花遍地都是时,4月初,冯白驹带领25人的团队经过三天三夜的日夜旅行,回到了他的家乡琼山长泰村。

“在慕瑞山艰苦的奋斗岁月,对于琼雅23年来在红旗依然飘扬的孤岛上战斗,意义重大。 我省党史专家邢一空认为,在琼雅革命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刻,它保存了中国共产党琼雅党政领导的核心和骨干,使革命的火焰不会熄灭,红旗不会倒下。

这种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坚强的意志和这种坚定的信念在世界上是罕见的,它们可以被歌唱得流泪。它们已经成为琼雅共产党员和革命军民继续前进的巨大精神动力。

从此,琼雅革命有了新的转折。 第一项任务是加强党的领导,形成琼崖特委新的领导核心,召开特委临时会议,总结经验教训,研究部署新的武装斗争。

在温琼区,特别委员会秘密开展恢复工作,打击反革命的嚣张气焰 在海南西南部新区,成立了海南崖西南委员会,恢复海南西南部的革命工作。 东部地区恢复了以六岭根据地为中心的革命工作.到1937年7月,琼州13个县恢复并建立了7个县委员会、3个县工作委员会和西南临时委员会。

保存在木瑞山的革命火种又在全岛燃烧起来了!

木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有三种绿色植物长势良好。王学光主任把它们当作纪念园的活教材,精心培育。

摘下一片叶子,咬一口。苦味立刻溢出你的舌头。 王学光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游客,这是革命性的食物,给许多人带来了巨大的荣誉。

王学光在慕瑞山工作了50多年,先是当老师,然后当校长。退休后,他自愿在纪念公园做志愿者翻译。到目前为止已经14年了。 “我对这里的每一棵树和每一棵草都充满感情,因为瑞山妈妈是一片红色的热土,这让我怀念和尊敬 ”他说

每次有访客到来,王学光都会热情地解释。他的声音和情感非常丰富生动。他深深地影响和感动了一群群游客。 有些人流泪,有些人大声鼓掌“眼泪和掌声表明慕瑞山的精神永远不会消退和闪耀。” 只要身体允许,我会一直说,传递穆瑞山的火 ”薛王光动情地说道

慕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公园红军泳池风景 《海南日报》记者李英庭拍摄

(海南日报,鼎城,4月18日)

木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公园

木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公园

木瑞山革命基地纪念公园于1996年在定安县国有钟瑞农场西南部建成。原址为琼崖红军游乐场司令台遗址,总建筑面积5394.6平方米。 在纪念花园的中央矗立着三米高的青铜雕像,雕像上有身穿红军制服、手持手枪的王文明主席和穆瑞山革命基地创始人冯白驹将军。 慕瑞山基地两次保存了琼雅革命的火种,琼雅革命为琼雅人民坚持武装斗争23年做出了巨大贡献,被誉为琼雅革命的摇篮。 纪念公园被指定为国家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

experts connect

xing yikong,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

慕瑞山是海南的“井冈山”。

慕瑞山是一座革命的山,也是一座英雄的山 土地革命战争期间,两次革命的低潮为琼崖革命挽救了革命火种,琼崖革命被誉为琼崖革命和海南“井冈山”的摇篮。

慕瑞山(Mourui mount)位于定安县南端,距离方圆100多公里,是从五指山向东北延伸的山脉。 这里有无尽的山脉,高耸的古树,峡谷中的急流,危险的地形,易防守,难进攻,所以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汉族、黎族和苗族共有20多个村庄,居民1000多人。 九月暴乱前后,王文明等人在丁琪区靠近慕瑞山的地方迁移,奠定了一定的群众基础。 同时,它也是定安、琼东和乐惠的交界处。国民党的统治力量相对薄弱,是建立革命根据地和进行游击战的天然战场。

王文明、冯白驹带领红军两次登上慕瑞山,坚持艰苦奋斗,两次保存革命火种,确保琼雅革命的红旗不倒,锻造慕瑞山坚定信念、坚忍不拔、实事求是、依靠群众、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 慕瑞山精神和井冈山精神一样,是我们革命先辈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 在战争年代,无数革命先辈依靠这种精神,为建设一个新中国和新海南献出了自己的头颅和鲜血。 今天,我们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美丽的海南篇章。我们仍然需要发扬这种精神。 让慕瑞山精神的光辉照耀世世代代!

红色废墟

定安县木瑞山革命根据地钟瑞农场纪念花园

留言簿

值得革命的“摇篮”

我从事党史几十年,花了半辈子的时间研究穆瑞山革命根据地。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为慕瑞山的红色热土深感自豪。

这个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琼雅特别委员会在土地革命战争期间建立的中央革命根据地。它两次保存了琼崖革命的火种,为琼崖人民坚持武装斗争23年做出了巨大贡献,不愧为琼崖革命的摇篮。

丁安党史研究室主任兼副研究员崔开勇一直为慕瑞山说话。

自从我退休后,14年来我一直自愿去纪念公园解释慕瑞山的辉煌历史,我不记得向多少人解释过。 一天我最多说16次。虽然我又渴又累,但为了传播慕瑞山的火种和慕瑞山的精神,这份辛苦的工作算不了什么。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游客们聚精会神地听,仔细观察。许多人表达了他们的真实感受,流着泪。 他们深深地感染了我,所以我也非常投入地说话。 只要身体允许,我愿意继续说话

慕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主任王学光

慕瑞山精神不可忘记

我非常钦佩红军。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我坚持了8个多月。没有人逃脱或叛逃。现在对人们来说,好好学习是值得的。

现在时代越好,日子过得越好,但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革命和慕瑞山的精神。我们应该继续努力工作,让人们的生活更幸福。

钟瑞农场木瑞区第三队退休工人马志稳(

(海南日报记者胡旭发))

与新浪腾讯QQ空分享我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栏

编辑:郭祖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