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日记(写于八月二日)

  • 日期:08-09
  • 点击:(1860)




  云层正在集结,像弹棉花一样,把天空铺了个遍,一层一层越铺越厚。天空偶尔露一块脸,马上有更多的云会飞过去遮得严严实实,一切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但这云还不算是乌云,虽然有点灰,却是平铺的,没有滚滚而来的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空气中已明显感觉到了湿气很重,像拧过的抹布,虽然没有滴水,却湿漉漉的。

  鸟儿在空中盘旋,有的平铺着翅膀,围绕着自己的天空和地盘,飞得很淡定,似乎对天气的脸色满不在乎:你变脸或者不变,我就在这里,不离不弃;有的很急促,扑闪着翅膀,飞来飞去的,似乎已预知到一场风暴就要来临,寻找着合适的,遮风挡雨的栖息地。

  一切都在酝酝酿着,准备着,似乎要迎接一场盛大的风雨来临。

  路过河水道的菜市场,卖浆水面的老汉抬起头看着天,眼睛眨巴眨巴着,嘴里念叨着: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我这桌子板凳是搬出来还是不搬呢?

  卖菜的、卖水果的,顾不上抬头看天气,把水果箱拆开,精挑细选,码成一垛一垛的,一层一层的,整整齐齐。桃子、杏子、葡萄是一样大小的,黄瓜、辣椒、茄子的柄是朝一个方向的,长相也看着顺眼,生龙活虎,很鲜活的样子,看了就想咬一口。从菜市场的北口走到南口,感觉到这么多鲜活的东西,使你的生活立马感觉到有了盼头。

  96

  雪山牧场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0

  2019.08.04 15:21

  字数 500

  云层正在集结,像弹棉花一样,把天空铺了个遍,一层一层越铺越厚。天空偶尔露一块脸,马上有更多的云会飞过去遮得严严实实,一切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但这云还不算是乌云,虽然有点灰,却是平铺的,没有滚滚而来的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空气中已明显感觉到了湿气很重,像拧过的抹布,虽然没有滴水,却湿漉漉的。

  鸟儿在空中盘旋,有的平铺着翅膀,围绕着自己的天空和地盘,飞得很淡定,似乎对天气的脸色满不在乎:你变脸或者不变,我就在这里,不离不弃;有的很急促,扑闪着翅膀,飞来飞去的,似乎已预知到一场风暴就要来临,寻找着合适的,遮风挡雨的栖息地。

  一切都在酝酝酿着,准备着,似乎要迎接一场盛大的风雨来临。

  路过河水道的菜市场,卖浆水面的老汉抬起头看着天,眼睛眨巴眨巴着,嘴里念叨着: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我这桌子板凳是搬出来还是不搬呢?

  卖菜的、卖水果的,顾不上抬头看天气,把水果箱拆开,精挑细选,码成一垛一垛的,一层一层的,整整齐齐。桃子、杏子、葡萄是一样大小的,黄瓜、辣椒、茄子的柄是朝一个方向的,长相也看着顺眼,生龙活虎,很鲜活的样子,看了就想咬一口。从菜市场的北口走到南口,感觉到这么多鲜活的东西,使你的生活立马感觉到有了盼头。

  云层正在集结,像弹棉花一样,把天空铺了个遍,一层一层越铺越厚。天空偶尔露一块脸,马上有更多的云会飞过去遮得严严实实,一切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但这云还不算是乌云,虽然有点灰,却是平铺的,没有滚滚而来的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空气中已明显感觉到了湿气很重,像拧过的抹布,虽然没有滴水,却湿漉漉的。

  鸟儿在空中盘旋,有的平铺着翅膀,围绕着自己的天空和地盘,飞得很淡定,似乎对天气的脸色满不在乎:你变脸或者不变,我就在这里,不离不弃;有的很急促,扑闪着翅膀,飞来飞去的,似乎已预知到一场风暴就要来临,寻找着合适的,遮风挡雨的栖息地。

  一切都在酝酝酿着,准备着,似乎要迎接一场盛大的风雨来临。

  路过河水道的菜市场,卖浆水面的老汉抬起头看着天,眼睛眨巴眨巴着,嘴里念叨着: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我这桌子板凳是搬出来还是不搬呢?

  卖菜的、卖水果的,顾不上抬头看天气,把水果箱拆开,精挑细选,码成一垛一垛的,一层一层的,整整齐齐。桃子、杏子、葡萄是一样大小的,黄瓜、辣椒、茄子的柄是朝一个方向的,长相也看着顺眼,生龙活虎,很鲜活的样子,看了就想咬一口。从菜市场的北口走到南口,感觉到这么多鲜活的东西,使你的生活立马感觉到有了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