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未归,回家却发现被绿了

  • 日期:09-04
  • 点击:(872)


  苏希西2019.8.28我要分享

  

  1

  “囡囡乖,一会儿爷爷给你买糖吃。”

  老街上,一只枯瘦的大手,拉着稚童幼嫩的小手,稚童淘气地沿着花池的边走着,走得摇摇摆摆,老头紧紧地跟着、护着。

  老头儿不知道俯身讲了什么笑话,爷孙俩很快笑闹作一团。

  人去远了,苏瑜背倚着斑驳的墙,从兜里掏出刚买的烟,捏了烟屁股,砸吧在嘴里,学着公司里楼梯间的那些抽烟男士,点上,狠狠地抽了一口。

  刹那间,一股辛辣呛人的味道涌入了苏瑜的鼻腔、肺部、全身的每一个毛孔。苏瑜蹲下身,蜷缩着,剧烈地咳嗽着,仿佛要把肺咳出来。

  眼泪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泪痕像一条条丑丑的蚯蚓,挂在脸上。

  苏瑜无意识地揉捏着那支烟,并着手里攥得滚烫的手机,悲伤得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半小时前,苏瑜接到父亲电话,说爷爷一个月前过世了,丧葬仪式家里都办完了,思前想后觉得该给她说一声,于是打给她。

  苏瑜闻言,良久的沉默后说:知道了。

  父亲苏郴也急匆匆挂掉电话,多一句寒暄都没有,仿佛就是例行通知。

  爷爷是苏瑜童年记忆里全部的温暖。母亲走得早,父亲又常年忙于工作,把年幼的苏瑜丢给爷爷后就不管了。

  多少次,苏瑜被骂野孩子,被骂是没有爹妈,只有爷爷的怪物;

  多少次,苏瑜大声地争辩,自己有爸爸,却换来小伙伴无情地嘲弄和奚落;

  多少次,苏瑜躲在门后,偷偷地看着爸爸的身影从门缝消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苏瑜的心也越来越冷,“爸爸”这两个字,成了远方的符号,成了别人的爸爸。

  别的小朋友都有爸妈,而自己,只有爷爷。只有爷爷肯陪她,哄她开心。

  如今爷爷过世,她竟是下葬后的一个月才知道的。

  心,像被撕开了道口子,汩汩地往外冒血,又像被放在碾盘上使劲碾磨,钝钝沉沉地痛!

  2

  良久,看着手中那支不知何时燃尽了的烟,蹲在街角的苏瑜怔愣着站起来,翻开通讯录,打给另一个人——男友程闵。

  提示音声音响了几秒,便传来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苏瑜按了红色的挂断键,她知道程闵这个时候正在网吧打游戏,她又重新拨了过去。

  往复几次,程闵终于接了。

  “苏瑜你有完没完,我忙着呢!”程闵对着听筒吼道,还不待她开口,就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的一声忙音,不用想也知道那边的境况是噼里啪啦响的键盘和战况激烈的游戏屏幕。

  苏瑜再次拨过去,这次没等程闵说话,苏瑜便深吸了口气开口道:“程闵,我爷爷过世了,我很难过。”

  程闵高声道:“死就死了,多大年龄了还跟个怪物一样老不死的。苏瑜你多大人了还这么矫情,你以为自己三岁小孩儿呢?”

  苏瑜那刚被磨盘碾磨过的心,又被赖以依靠的人扎了一刀,麻木不堪。

  苏瑜可以接受别人这么骂自己,却无法接受别人对爷爷的侮辱,哪怕这个人是程闵。

  “程闵,你不要这么说,那是我爷爷!”

  “就你矫情!嫌我说话难听,那就分手得了,别再打电话了,耽误我玩游戏!”程闵气势汹汹扣掉电话。

  苏瑜面上一怔,手机再次提示忙音。

  原本,想从男友那儿汲取一点温暖,可程闵……

  那一瞬间,苏瑜那颗布满寒冰的心,从天上掉下来,碎了,苏瑜泪流满面,不止有爷爷去世的痛,更有不被男友理解的痛。

  苏瑜或许没有意识到,从程闵挂挂电话那一刻起,她对程闵彻底心寒了。

  就像逃机的人需要降落伞,那一刻,你没出现,以后,再也没有出现的必要了。

  3

  苏瑜不知道的是,程闵扣掉电话后,一起打游戏的队友关切地问程闵:“怎么了?是不是女朋友吵架了?程哥不赶紧去哄哄?”

  程闵不耐烦翻了个白眼道:“她就是那样,明天还不是得乖乖回来,跟老子认错。”

  在一阵“程哥厉害啊”的吹捧里,程闵继续盯着电脑屏幕里的“战场”厮杀。

  苏瑜看见黑掉了的手机屏,满腔的悲哀弥漫开来,又重新收拢凿在心上。

  苏瑜和程闵是大学认识的。

  年少的苏瑜曾被父亲接到新家过一段时间,然而长时间的放养,苏瑜与父亲并不亲近,与跟继母和孩子也不合,无奈之下,苏瑜被父亲送往国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多年,度过了少年时最孤寂的时光。

  成年后,苏瑜又重新回到国内读书。

  异国留学的经历,让苏瑜对国内感到陌生而难以融入。

  程闵走近了她的世界,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嘘寒问暖,殷勤周到。

  苏瑜那颗无助到无处安放的心慢慢地落下来,在程闵身上生了根,答应了和程闵交往,一直到毕业工作后的如今。

  得益于独自在异国他乡生活多年,苏瑜格外独立,和程闵在一起的这些年,她将每件事做得井井有条,甚至比程闵一个大男人都要思虑周全。

  最初,程闵每每抱怨苏瑜不够依赖他,不够柔软,不会撒娇。渐渐的,也习惯了苏瑜的懂事体贴,觉得一切理所应当。

  下班后,程闵的任务就是约队友打游戏,有时约在苏瑜和他的出租屋里,有时约在网吧。

  经常会遇到,程闵游戏输了,心情不佳,找茬说饭菜不合口,破口大骂。

  苏瑜觉得两个人相处总是要有低头的一方,所以每每程闵发脾气,苏瑜不想吵架,珍视这份感情,都会率先向程闵道歉。

  程闵却认为苏瑜的道歉,是理所应当。

  苏瑜独特的经历,造就了她懂事独立的性格。

  没人爱的孩子,不得更加明事理,知进退吗?

  她也想过改善,可当她真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摊在程闵面前时,程闵又觉得她是小题大做,矫情过了头。

  4

  从老街转出来,苏瑜没回她和程闵的出租屋里。

  多年来,内心积压的情绪,叫嚣着,闹着,苏瑜头痛不已。她急于宣泄这一切,去了一家名叫“暮色”的酒吧。

  苏瑜点了酒,在摇曳的灯火下,随意坐在吧台一角。舞池里,妆容妖艳的女人、心思各异的男人,都卸下白日里的理智、压抑,纵情声色起来。

  在国外时,这样性质的聚会不算少,可她自知酒量浅,喝酒从来都是量力而为。

  苏瑜自斟自酌,一杯接一杯,这才知道,当思想喧嚣到了极点时,原来也能通过这样的方式释放压力。

  以前觉得酒很苦,后来才明白,这世上所经历的每一种情绪都要比酒苦得太多。

  两相对比下,酒便是好滋味。

  高凳上的女人,身材纤细有致。

  苏瑜云一样的头发散开,簇拥在脸颊、肩胛上,纤细的颈子白皙如玉,又似乎比玉质还要柔软一些。

  酒醉给苏瑜的皮肤镀上了薄薄的一层胭脂,红灯绿酒蒸腾起袅袅娜娜的诗意,美不胜收。

  年轻女人妩媚而不自知。

  很快,便有两个常客瞅准了苏瑜,上来搭讪。

  5

  “美女,一个人来的?”

  一个染着棕黄发的瘦小男人一只手搭上她面前的吧台,斜着眼睛,似笑非笑地冲着苏瑜说道。

  苏瑜将杯中酒一气儿饮尽,猫儿似的将下巴枕在手臂上,懒懒看他一眼,又移开眼去,不再理会。

  那五短身材的男人却觉得苏瑜这是欲迎还拒,跟身后身材魁梧的男人交换了个眼色,又凑上去。

  这次更加大胆,伸出手搭在苏瑜的肩上。

  苏瑜眉梢一横,动了动肩膀,将男人的手抖落下去。

  五短男人又不死心道:“哟,脾气还挺倔呀。”

  魁梧男人把手中的酒递给五短男人,五短男人又转手递到了苏瑜面前。

  苏瑜没接,五短男人又叫嚣道:“东哥让你喝是给你面子,别不识抬举。”

  醉眼朦胧的苏瑜抬手打掉凑近到胸前的玻璃酒杯。

  酒花四溅,玻璃渣碎了一地,炸开一簇火花声,又很快消弭。微小的响动并没有影响红灯绿酒里的酣色。

  然而那五短男人的脸色却彻底阴鹜下来,伴随着右臂挥起的手掌。

  苏瑜无所谓地“呵”了一声,甚至扬起脸,等着那即将到来的一巴掌。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迷醉中的苏瑜模糊看到,自己左后方伸出一只手,瞬间钳制住对方那下落的手腕。

  那只手瘦削、有力的。

  是谁?迷蒙中,苏瑜眼前的场景开始恍惚起来。

  温柔动听男声擦过她的耳际道:“对女人动粗,可不是绅士行为。”

  6

  青年衣着虽然款式休闲,但却看得出其做工考究、价值不菲。

  那青年和对方使了巧劲儿,加之那两人本就理亏,遇上这么一个出头的且看起来并不好惹的,骂骂咧咧撂了几句狠话离开了。

  苏瑜醉得厉害,所以当对方低头问她有没有事,苏瑜只是晃了晃脑袋,低头继续喝她的酒。

  意外的是,青年却并未离开,而是坐在了苏瑜一旁的高凳上。

  苏瑜察觉到对方的动作,并没多理会。

  凌晨五点半,苏瑜朦胧中一个机灵,从睡梦中醒来,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竟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沉睡过去。

  而昨晚出手相救的青年,则撑着手臂支在吧台上。

  苏瑜摇了摇发疼的脑袋,看着距她不过半米的男人。即使对方闭着眼,也能瞧得出男人眼型极为漂亮,有着高挺的鼻梁,干净的下颌线。

  苏瑜呼吸一轻,这才意识到肩头搭着衣服,目光触及到那张阖目休憩的脸:这是陪她坐了一夜?

  苏瑜轻手轻脚将肩头不属于自己的墨蓝色男式外套取下,才发觉衣领处被自己压得不成样子,苏瑜不自觉弯了弯嘴角,将衣服折好,重新放到吧台上。

  和吧员无声示意了一下,便抓紧时间离开了。

  或许在几年前,她定然是要替那位好心的男士干洗一下衣服的,可自从同程闵在一起后,这种事情还是能免则免,否则程闵定会疑东疑西,徒增麻烦。

  苏瑜出了“暮色”,拦了辆出租,报了地址,飞驰而去。

  宿醉后的她,脑子一片混沌,早将昨晚的事抛诸脑后。

  惯性使然,苏瑜满脑子都是程闵八点钟出发上班,现在这个点回去还来得及为他做好早饭。

  苏瑜转开出租屋的锁孔,浴室里水声很大,苏瑜垂下眼,正准备换鞋,视线却落到一旁的鞋柜上。

  鞋柜里,一双玫红色的高跟鞋十分挑眼,压在男士皮鞋上面,凌厉而张扬。

  苏瑜没有这样亮眼的鞋子,看到自己的鞋被随意拨拉到一旁,委委屈屈挤在一起,苏瑜心头一凉。

  浴室里水声歇了:“亲爱的,你买早餐回来了?”

  浴室门走出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穿着程闵的衬衫,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嗔道。

  两相对视,苏瑜瞳孔骤缩,不可置信道:“怎么是你?”

  收藏举报投诉

  

  1

  “囡囡乖,一会儿爷爷给你买糖吃。”

  老街上,一只枯瘦的大手,拉着稚童幼嫩的小手,稚童淘气地沿着花池的边走着,走得摇摇摆摆,老头紧紧地跟着、护着。

  老头儿不知道俯身讲了什么笑话,爷孙俩很快笑闹作一团。

  人去远了,苏瑜背倚着斑驳的墙,从兜里掏出刚买的烟,捏了烟屁股,砸吧在嘴里,学着公司里楼梯间的那些抽烟男士,点上,狠狠地抽了一口。

  刹那间,一股辛辣呛人的味道涌入了苏瑜的鼻腔、肺部、全身的每一个毛孔。苏瑜蹲下身,蜷缩着,剧烈地咳嗽着,仿佛要把肺咳出来。

  眼泪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泪痕像一条条丑丑的蚯蚓,挂在脸上。

  苏瑜无意识地揉捏着那支烟,并着手里攥得滚烫的手机,悲伤得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半小时前,苏瑜接到父亲电话,说爷爷一个月前过世了,丧葬仪式家里都办完了,思前想后觉得该给她说一声,于是打给她。

  苏瑜闻言,良久的沉默后说:知道了。

  父亲苏郴也急匆匆挂掉电话,多一句寒暄都没有,仿佛就是例行通知。

  爷爷是苏瑜童年记忆里全部的温暖。母亲走得早,父亲又常年忙于工作,把年幼的苏瑜丢给爷爷后就不管了。

  多少次,苏瑜被骂野孩子,被骂是没有爹妈,只有爷爷的怪物;

  多少次,苏瑜大声地争辩,自己有爸爸,却换来小伙伴无情地嘲弄和奚落;

  多少次,苏瑜躲在门后,偷偷地看着爸爸的身影从门缝消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苏瑜的心也越来越冷,“爸爸”这两个字,成了远方的符号,成了别人的爸爸。

  别的小朋友都有爸妈,而自己,只有爷爷。只有爷爷肯陪她,哄她开心。

  如今爷爷过世,她竟是下葬后的一个月才知道的。

  心,像被撕开了道口子,汩汩地往外冒血,又像被放在碾盘上使劲碾磨,钝钝沉沉地痛!

  2

  良久,看着手中那支不知何时燃尽了的烟,蹲在街角的苏瑜怔愣着站起来,翻开通讯录,打给另一个人——男友程闵。

  提示音声音响了几秒,便传来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苏瑜按了红色的挂断键,她知道程闵这个时候正在网吧打游戏,她又重新拨了过去。

  往复几次,程闵终于接了。

  “苏瑜你有完没完,我忙着呢!”程闵对着听筒吼道,还不待她开口,就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的一声忙音,不用想也知道那边的境况是噼里啪啦响的键盘和战况激烈的游戏屏幕。

  苏瑜再次拨过去,这次没等程闵说话,苏瑜便深吸了口气开口道:“程闵,我爷爷过世了,我很难过。”

  程闵高声道:“死就死了,多大年龄了还跟个怪物一样老不死的。苏瑜你多大人了还这么矫情,你以为自己三岁小孩儿呢?”

  苏瑜那刚被磨盘碾磨过的心,又被赖以依靠的人扎了一刀,麻木不堪。

  苏瑜可以接受别人这么骂自己,却无法接受别人对爷爷的侮辱,哪怕这个人是程闵。

  “程闵,你不要这么说,那是我爷爷!”

  “就你矫情!嫌我说话难听,那就分手得了,别再打电话了,耽误我玩游戏!”程闵气势汹汹扣掉电话。

  苏瑜面上一怔,手机再次提示忙音。

  原本,想从男友那儿汲取一点温暖,可程闵……

  那一瞬间,苏瑜那颗布满寒冰的心,从天上掉下来,碎了,苏瑜泪流满面,不止有爷爷去世的痛,更有不被男友理解的痛。

  苏瑜或许没有意识到,从程闵挂挂电话那一刻起,她对程闵彻底心寒了。

  就像逃机的人需要降落伞,那一刻,你没出现,以后,再也没有出现的必要了。

  3

  苏瑜不知道的是,程闵扣掉电话后,一起打游戏的队友关切地问程闵:“怎么了?是不是女朋友吵架了?程哥不赶紧去哄哄?”

  程闵不耐烦翻了个白眼道:“她就是那样,明天还不是得乖乖回来,跟老子认错。”

  在一阵“程哥厉害啊”的吹捧里,程闵继续盯着电脑屏幕里的“战场”厮杀。

  苏瑜看见黑掉了的手机屏,满腔的悲哀弥漫开来,又重新收拢凿在心上。

  苏瑜和程闵是大学认识的。

  年少的苏瑜曾被父亲接到新家过一段时间,然而长时间的放养,苏瑜与父亲并不亲近,与跟继母和孩子也不合,无奈之下,苏瑜被父亲送往国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多年,度过了少年时最孤寂的时光。

  成年后,苏瑜又重新回到国内读书。

  异国留学的经历,让苏瑜对国内感到陌生而难以融入。

  程闵走近了她的世界,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嘘寒问暖,殷勤周到。

  苏瑜那颗无助到无处安放的心慢慢地落下来,在程闵身上生了根,答应了和程闵交往,一直到毕业工作后的如今。

  得益于独自在异国他乡生活多年,苏瑜格外独立,和程闵在一起的这些年,她将每件事做得井井有条,甚至比程闵一个大男人都要思虑周全。

  最初,程闵每每抱怨苏瑜不够依赖他,不够柔软,不会撒娇。渐渐的,也习惯了苏瑜的懂事体贴,觉得一切理所应当。

  下班后,程闵的任务就是约队友打游戏,有时约在苏瑜和他的出租屋里,有时约在网吧。

  经常会遇到,程闵游戏输了,心情不佳,找茬说饭菜不合口,破口大骂。

  苏瑜觉得两个人相处总是要有低头的一方,所以每每程闵发脾气,苏瑜不想吵架,珍视这份感情,都会率先向程闵道歉。

  程闵却认为苏瑜的道歉,是理所应当。

  苏瑜独特的经历,造就了她懂事独立的性格。

  没人爱的孩子,不得更加明事理,知进退吗?

  她也想过改善,可当她真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摊在程闵面前时,程闵又觉得她是小题大做,矫情过了头。

  4

  从老街转出来,苏瑜没回她和程闵的出租屋里。

  多年来,内心积压的情绪,叫嚣着,闹着,苏瑜头痛不已。她急于宣泄这一切,去了一家名叫“暮色”的酒吧。

  苏瑜点了酒,在摇曳的灯火下,随意坐在吧台一角。舞池里,妆容妖艳的女人、心思各异的男人,都卸下白日里的理智、压抑,纵情声色起来。

  在国外时,这样性质的聚会不算少,可她自知酒量浅,喝酒从来都是量力而为。

  苏瑜自斟自酌,一杯接一杯,这才知道,当思想喧嚣到了极点时,原来也能通过这样的方式释放压力。

  以前觉得酒很苦,后来才明白,这世上所经历的每一种情绪都要比酒苦得太多。

  两相对比下,酒便是好滋味。

  高凳上的女人,身材纤细有致。

  苏瑜云一样的头发散开,簇拥在脸颊、肩胛上,纤细的颈子白皙如玉,又似乎比玉质还要柔软一些。

  酒醉给苏瑜的皮肤镀上了薄薄的一层胭脂,红灯绿酒蒸腾起袅袅娜娜的诗意,美不胜收。

  年轻女人妩媚而不自知。

  很快,便有两个常客瞅准了苏瑜,上来搭讪。

  5

  “美女,一个人来的?”

  一个染着棕黄发的瘦小男人一只手搭上她面前的吧台,斜着眼睛,似笑非笑地冲着苏瑜说道。

  苏瑜将杯中酒一气儿饮尽,猫儿似的将下巴枕在手臂上,懒懒看他一眼,又移开眼去,不再理会。

  那五短身材的男人却觉得苏瑜这是欲迎还拒,跟身后身材魁梧的男人交换了个眼色,又凑上去。

  这次更加大胆,伸出手搭在苏瑜的肩上。

  苏瑜眉梢一横,动了动肩膀,将男人的手抖落下去。

  五短男人又不死心道:“哟,脾气还挺倔呀。”

  魁梧男人把手中的酒递给五短男人,五短男人又转手递到了苏瑜面前。

  苏瑜没接,五短男人又叫嚣道:“东哥让你喝是给你面子,别不识抬举。”

  醉眼朦胧的苏瑜抬手打掉凑近到胸前的玻璃酒杯。

  酒花四溅,玻璃渣碎了一地,炸开一簇火花声,又很快消弭。微小的响动并没有影响红灯绿酒里的酣色。

  然而那五短男人的脸色却彻底阴鹜下来,伴随着右臂挥起的手掌。

  苏瑜无所谓地“呵”了一声,甚至扬起脸,等着那即将到来的一巴掌。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迷醉中的苏瑜模糊看到,自己左后方伸出一只手,瞬间钳制住对方那下落的手腕。

  那只手瘦削、有力的。

  是谁?迷蒙中,苏瑜眼前的场景开始恍惚起来。

  温柔动听男声擦过她的耳际道:“对女人动粗,可不是绅士行为。”

  6

  青年衣着虽然款式休闲,但却看得出其做工考究、价值不菲。

  那青年和对方使了巧劲儿,加之那两人本就理亏,遇上这么一个出头的且看起来并不好惹的,骂骂咧咧撂了几句狠话离开了。

  苏瑜醉得厉害,所以当对方低头问她有没有事,苏瑜只是晃了晃脑袋,低头继续喝她的酒。

  意外的是,青年却并未离开,而是坐在了苏瑜一旁的高凳上。

  苏瑜察觉到对方的动作,并没多理会。

  凌晨五点半,苏瑜朦胧中一个机灵,从睡梦中醒来,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竟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沉睡过去。

  而昨晚出手相救的青年,则撑着手臂支在吧台上。

  苏瑜摇了摇发疼的脑袋,看着距她不过半米的男人。即使对方闭着眼,也能瞧得出男人眼型极为漂亮,有着高挺的鼻梁,干净的下颌线。

  苏瑜呼吸一轻,这才意识到肩头搭着衣服,目光触及到那张阖目休憩的脸:这是陪她坐了一夜?

  苏瑜轻手轻脚将肩头不属于自己的墨蓝色男式外套取下,才发觉衣领处被自己压得不成样子,苏瑜不自觉弯了弯嘴角,将衣服折好,重新放到吧台上。

  和吧员无声示意了一下,便抓紧时间离开了。

  或许在几年前,她定然是要替那位好心的男士干洗一下衣服的,可自从同程闵在一起后,这种事情还是能免则免,否则程闵定会疑东疑西,徒增麻烦。

  苏瑜出了“暮色”,拦了辆出租,报了地址,飞驰而去。

  宿醉后的她,脑子一片混沌,早将昨晚的事抛诸脑后。

  惯性使然,苏瑜满脑子都是程闵八点钟出发上班,现在这个点回去还来得及为他做好早饭。

  苏瑜转开出租屋的锁孔,浴室里水声很大,苏瑜垂下眼,正准备换鞋,视线却落到一旁的鞋柜上。

  鞋柜里,一双玫红色的高跟鞋十分挑眼,压在男士皮鞋上面,凌厉而张扬。

  苏瑜没有这样亮眼的鞋子,看到自己的鞋被随意拨拉到一旁,委委屈屈挤在一起,苏瑜心头一凉。

  浴室里水声歇了:“亲爱的,你买早餐回来了?”

  浴室门走出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穿着程闵的衬衫,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嗔道。

  两相对视,苏瑜瞳孔骤缩,不可置信道:“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