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两年苦修(筑基不成,绝不出山)

  • 日期:08-21
  • 点击:(773)


万小静连一百天都没有等完,就走了。

因为她打伤雷丝语,性质十分恶劣,即使由她老爹万寂安这个蜀都令亲自出马协调,仍然免不了要受到处罚。汉唐帝国就是这样,外儒内法,只要你违反了汉唐律令,哪怕你是三皇五帝的后代都不行。

当然了,到了万寂安这种层面,他们很清楚该如何更好地利用律令去博弈,而不是简单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么简单。

雷丝语抓着万小静当街开枪这一致命弱点不放,万寂安在了解了所有的情况后,也抓着雷丝语当街向李元开枪这点不放。最后,万寂安又派人向仍在蜀都的雷丝语的父亲和伯父说和。

几经周折,终于是完美解决:两家和解。万家赔偿雷家十万唐币给雷丝语治伤,万小静亲自去医院当面给雷丝语道歉。 万小静从大荒山出来,去当面给雷丝语道歉的时候,雷丝语已经提前出院了,并不想见她。

有了两家的和解与互不追究,三法司也很快拿出了处罚决定:汉唐永兴八年,羊城右卫军协领雷丝语因私事,使用协领配备,属严重违反军规,记大过,禁枪三年。蜀都大使万小静因公事,误伤他人,属严重违反唐令,建议有司立即停止其一切公务活动。

拿到处罚令,雷丝语看都没看一眼,而是“啪”地一声斤镖飞出,正中远方靶心。她的枪,在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被收走了,要不是有她叔父,她伯父那种大佬级的存在,她这个小小的协领也早就当不成了,这些她心里都十分的清楚。

万小静拿到处罚令的时候,立即马不停蹄地返回了蜀都。一回到家眼里的泪水就夺眶而出:“爹!你说这羊城令怎么那么不知好歹,你都亲自出面求他了。”

万寂安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也是一阵心疼,但还是板着脸道:“求他?这次要不是雷家宽宏大量,不予计较,你爹我就是跪他,都没用。”

“为什么?明明是雷丝语不配合我们检查的,她公然反抗执法,我为什么不能朝她开枪?”万小静气呼呼地问道。要知道,她这个蜀都大使,虽然职位比较低,但好歹也是朝廷命官,还是自己通过层层选拔,辛辛苦苦考下来的。

万寂安知道女儿丢了公职,心里难受,便安慰道:”好了!不当官便不当官,一个女孩子家的,能够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为父就知足了。”

“爹——”万小静见父亲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就撒娇地道。并且泪眼汪汪地盯着,一脸期待。万寂安叹了口气,反问道:“我问你,你蜀都大使的正式任命下文了吗?即使你是蜀都大使,你哪儿来的枪?即使给你配有防身枪,你又哪儿来的权力,去抓人?而且还是羊城右卫军的人……”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万小姐哑口无言,原来父亲已经默默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她这才发现,自己对官场上的这些门门道道,实在是太小白了。枉她之前还自认为,能够睥睨官场。

“好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以后谁也不要再提。”万寂安不耐烦地道。

“那照你这么说,雷家为什么愿意就这样忍气吞声呢?”万小静显然不愿意结束话题。

“你说为什么?万寂安白了她一眼,又把皮球踢回来了。

“难道就因为你是蜀都令,是他们的父母官,县官不如现管,他们雷家以后还得继续在蜀都呆下去?”万小静认真地问道。

“继续说。”万寂安面露欣慰地道,看来自己家这闺女也不是太小白啊。

“没有了。”万小静这句话差点没把万老爷子给噎死。

万寂安“腾”地从太师椅上站起,恨铁不成钢地道:”你说为什么?雷丝语先开的枪,他们雷家有什么好说的。而且李元是雷天罡的得意弟子,现在听说在你手上,他们敢把你逼急了吗?真逼急了,你直接把李元给废了,他们哭都晚了。”

“父亲大人!万大人!你怎么说话呢?李元虽然是被我买了,但那不过都是手段,我是要跟他结为人生伴侣的,你怎么说那么难听,把人家废了。”万小静一听说李元坏话,立马就不愿意了。

万老爷子则气的两眼通红:“好好好!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就开始喊我万大人了……”

“爹——,我不是那个意思。”万小静自知失言,赶紧解释。

然后父女二人围绕李元又是一顿针锋相对,既父慈女孝,又都寸步不让。

李元呢?仍然在大荒山中悟道自然,百日筑基。这期间,只有黄大德来过一次,把处理的结果给他说了。李元只说了一句话:黄师父辛苦了!然后又开始打坐练功。

黄大德一看就不愿意了:“你小子还有没有一点儿良心。雷丫头都住院一个多月了,你看都不看一眼。万丫头又因为你丢掉了公务,这辈子都很难走再走上仕途了,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味?”

李元见黄大德情绪激动,就结束打坐,站起来恭恭敬敬地道:“师父说的对。雷姑娘、万姑娘,都是这世间一等一的好人,我李元欠她们的不仅只是一段情。待哪日,她们有用我李元之处,敢不以性命相搏?”

黄大德一听:“这还像句人话!”李元见黄大德情绪立即平静,便又笑道:“师父你看,我不过是刚许下一个诺言,她们还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但你已经不那么生气了,这是为什么?难道你的情绪,我三言两语就能控制吗?”

黄大德一听,愣住了,随即问道:“你小子是不是已经筑基成功了?要不然怎么能悟那么深?”李元则摇头:“早着呢!万事开头难,说是百日筑基,两百日能筑基,我就阿弥陀佛了。”

“还能两百日筑基?不是一百日筑不成就废了?”黄大德这会儿成了徒弟。李元则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不管他几百日,只要筑基不成,我就绝不出山。”

于是,李元就继续在这大荒山听风、断水、踏地、种菜、烧火、做饭……

转眼100天过去了,200天过去了,300天过去了,一年过去了。

一年之后春、夏、秋、冬又是一个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