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的大姐、二姐

  • 日期:08-07
  • 点击:(152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姐大姐夫今年没出去打工,就在家门口上班。

  大姐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利用空余时间,在屋前屋后种下许多菜来。

  或许是多年没种,头田肥的缘故,那菜竟长得出奇的好:

  冬瓜、南瓜长得像小猪一样,竹叶菜绿油油的,豆角又粗又壮,似拳头大的辣椒在太阳下闪闪发亮……

  这许多菜,孩子们又不在身边,大姐大姐夫俩人两双筷子哪吃得完,大姐便捎话,让我和二姐哪天有空了去拿。

  今天休息,我和二姐便相约着去大姐家拿菜吃。

  这几天天气特别热,我和二姐趁早上凉快,早早地就开车来到大姐家。

  大姐早已把菜给我们摘好了,放在天井处,就等着我们来拿。

  二姐看到大姐弄的菜似乎不够,她也不怕热,又下到大姐屋后的地里弄起菜来。

  二姐手脚真快,一会的功夫,黄瓜、芋豆梗、竹叶菜、辣椒又摘了一大袋!

  我们把菜整好,放到车上,准备走时,驾不住大姐、大姐夫热情地挽留,我和二姐便留了下来,等吃了饭再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于是,我和二姐、大姐夫边陪着大姐做饭,边聊了起来。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当二姐聊到自己的烦心事时,大姐忍不住数落了二姐几句,让二姐不要想多了,好好生活。

  二姐听了大姐的话,不知怎地犟起筋来,粗起脖子和大姐杠起来。说大姐就是这样,不会说话,老是抢话说。

  大姐说二姐不对,说几句又怎么了?便和二姐理论了几句。

  没想到,看着二姐一脸平静地在听着大姐说话,却怎料二姐把包包一背,帽子一拿,一句“不吃了,走地!”,呛起身来便往外走!

  “玉兰,走!回家去!”二姐边走边在门外急切地喊着我,让我一道回去。

  我、大姐夫、大姐面面相觑。

  大姐夫看见二姐这样,直埋怨大姐,说大姐怎能那么直言说二姐呢?毕竟二姐也是50多岁的人了,她会不知道怎么过日子?

  大姐本来话赶话,还在气头上,哪会听得见大姐夫开口?便没好气地让大姐夫少说两句,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坐着没动,应声说:“大姐的饭都做好了,我们吃了再走!”

  大姐和大姐夫正互相埋怨着,没想到二姐却像六月天的雨隔牛背——一边下雨一边晴一样,像一阵风似的又回来了!

  且笑吟吟地说:“今天就看玉兰的面子!”

  我连忙说:“姊妹吵吵嘴,哪会那么小心眼,说翻脸就翻脸!”

  我们都笑了,气氛顿时又活跃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小时候心特别狠,有一次她和我打架,她把一个锄头把都打断了!”看到二姐回来,大姐十分高兴,打笑着诉说起二姐的过往来。

  “那个锄头把本来就是朽的,我一举起来它就断了!我哪还真的有那么狠心么?”二姐争辩说。

  “你小时候特别好哭,挨都没挨到你,便哭的吓死人,惹得妈妈老说我,嫌死人!”大姐说。

  “谁要你老和我过不去?”二姐一脸诡笑地冲着大姐说。

  “哪个和哪个过不去?你说清楚?一老打赖架!”大姐凝眉问二姐。

  “你说谁打赖架?你以大欺小,常等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欺负人!”二姐说。

  “哎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两个吵归吵,不要动不动就瞧气,往心里去就行。”我插嘴说。

  正在斗嘴的大姐、二姐听到我这么一说,都笑了起来。

  很快,大姐的饭烧好,大姐与二姐的“战争”也“和平”解放。

  这时,二姐突然说想吃枯豌豆,大姐连忙从家里找来豌豆,背了一碗。

  等大姐背好豌豆,我和二姐、大姐夫便围坐在饭桌旁,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不愉快的事也没发生一样。

  大姐则饭不吃,拿起手机,为我们拍下了一段又一段精彩而难忘的抖音来……

  家人的缘份真的很奇妙,亲的时候很亲,容不得旁人欺负,但吵起来的时候又跟仇人一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家的兄弟姐妹或许都有不同的相处方式,但有时候就是忍不住“吵架”——却是越吵越亲密,谁让骨头连着筋呢!

  看到此文的你,如果你有兄弟姐妹,那么,你是怎么相处的呢?欢迎留言讨论!

  齐帆齐写作课第八期

  96

  天蓝蓝_b865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6

  2019.07.28 05:44

  字数 146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姐大姐夫今年没出去打工,就在家门口上班。

  大姐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利用空余时间,在屋前屋后种下许多菜来。

  或许是多年没种,头田肥的缘故,那菜竟长得出奇的好:

  冬瓜、南瓜长得像小猪一样,竹叶菜绿油油的,豆角又粗又壮,似拳头大的辣椒在太阳下闪闪发亮……

  这许多菜,孩子们又不在身边,大姐大姐夫俩人两双筷子哪吃得完,大姐便捎话,让我和二姐哪天有空了去拿。

  今天休息,我和二姐便相约着去大姐家拿菜吃。

  这几天天气特别热,我和二姐趁早上凉快,早早地就开车来到大姐家。

  大姐早已把菜给我们摘好了,放在天井处,就等着我们来拿。

  二姐看到大姐弄的菜似乎不够,她也不怕热,又下到大姐屋后的地里弄起菜来。

  二姐手脚真快,一会的功夫,黄瓜、芋豆梗、竹叶菜、辣椒又摘了一大袋!

  我们把菜整好,放到车上,准备走时,驾不住大姐、大姐夫热情地挽留,我和二姐便留了下来,等吃了饭再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于是,我和二姐、大姐夫边陪着大姐做饭,边聊了起来。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当二姐聊到自己的烦心事时,大姐忍不住数落了二姐几句,让二姐不要想多了,好好生活。

  二姐听了大姐的话,不知怎地犟起筋来,粗起脖子和大姐杠起来。说大姐就是这样,不会说话,老是抢话说。

  大姐说二姐不对,说几句又怎么了?便和二姐理论了几句。

  没想到,看着二姐一脸平静地在听着大姐说话,却怎料二姐把包包一背,帽子一拿,一句“不吃了,走地!”,呛起身来便往外走!

  “玉兰,走!回家去!”二姐边走边在门外急切地喊着我,让我一道回去。

  我、大姐夫、大姐面面相觑。

  大姐夫看见二姐这样,直埋怨大姐,说大姐怎能那么直言说二姐呢?毕竟二姐也是50多岁的人了,她会不知道怎么过日子?

  大姐本来话赶话,还在气头上,哪会听得见大姐夫开口?便没好气地让大姐夫少说两句,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坐着没动,应声说:“大姐的饭都做好了,我们吃了再走!”

  大姐和大姐夫正互相埋怨着,没想到二姐却像六月天的雨隔牛背——一边下雨一边晴一样,像一阵风似的又回来了!

  且笑吟吟地说:“今天就看玉兰的面子!”

  我连忙说:“姊妹吵吵嘴,哪会那么小心眼,说翻脸就翻脸!”

  我们都笑了,气氛顿时又活跃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小时候心特别狠,有一次她和我打架,她把一个锄头把都打断了!”看到二姐回来,大姐十分高兴,打笑着诉说起二姐的过往来。

  “那个锄头把本来就是朽的,我一举起来它就断了!我哪还真的有那么狠心么?”二姐争辩说。

  “你小时候特别好哭,挨都没挨到你,便哭的吓死人,惹得妈妈老说我,嫌死人!”大姐说。

  “谁要你老和我过不去?”二姐一脸诡笑地冲着大姐说。

  “哪个和哪个过不去?你说清楚?一老打赖架!”大姐凝眉问二姐。

  “你说谁打赖架?你以大欺小,常等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欺负人!”二姐说。

  “哎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两个吵归吵,不要动不动就瞧气,往心里去就行。”我插嘴说。

  正在斗嘴的大姐、二姐听到我这么一说,都笑了起来。

  很快,大姐的饭烧好,大姐与二姐的“战争”也“和平”解放。

  这时,二姐突然说想吃枯豌豆,大姐连忙从家里找来豌豆,背了一碗。

  等大姐背好豌豆,我和二姐、大姐夫便围坐在饭桌旁,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不愉快的事也没发生一样。

  大姐则饭不吃,拿起手机,为我们拍下了一段又一段精彩而难忘的抖音来……

  家人的缘份真的很奇妙,亲的时候很亲,容不得旁人欺负,但吵起来的时候又跟仇人一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家的兄弟姐妹或许都有不同的相处方式,但有时候就是忍不住“吵架”——却是越吵越亲密,谁让骨头连着筋呢!

  看到此文的你,如果你有兄弟姐妹,那么,你是怎么相处的呢?欢迎留言讨论!

  齐帆齐写作课第八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姐大姐夫今年没出去打工,就在家门口上班。

  大姐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利用空余时间,在屋前屋后种下许多菜来。

  或许是多年没种,头田肥的缘故,那菜竟长得出奇的好:

  冬瓜、南瓜长得像小猪一样,竹叶菜绿油油的,豆角又粗又壮,似拳头大的辣椒在太阳下闪闪发亮……

  这许多菜,孩子们又不在身边,大姐大姐夫俩人两双筷子哪吃得完,大姐便捎话,让我和二姐哪天有空了去拿。

  今天休息,我和二姐便相约着去大姐家拿菜吃。

  这几天天气特别热,我和二姐趁早上凉快,早早地就开车来到大姐家。

  大姐早已把菜给我们摘好了,放在天井处,就等着我们来拿。

  二姐看到大姐弄的菜似乎不够,她也不怕热,又下到大姐屋后的地里弄起菜来。

  二姐手脚真快,一会的功夫,黄瓜、芋豆梗、竹叶菜、辣椒又摘了一大袋!

  我们把菜整好,放到车上,准备走时,驾不住大姐、大姐夫热情地挽留,我和二姐便留了下来,等吃了饭再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于是,我和二姐、大姐夫边陪着大姐做饭,边聊了起来。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当二姐聊到自己的烦心事时,大姐忍不住数落了二姐几句,让二姐不要想多了,好好生活。

  二姐听了大姐的话,不知怎地犟起筋来,粗起脖子和大姐杠起来。说大姐就是这样,不会说话,老是抢话说。

  大姐说二姐不对,说几句又怎么了?便和二姐理论了几句。

  没想到,看着二姐一脸平静地在听着大姐说话,却怎料二姐把包包一背,帽子一拿,一句“不吃了,走地!”,呛起身来便往外走!

  “玉兰,走!回家去!”二姐边走边在门外急切地喊着我,让我一道回去。

  我、大姐夫、大姐面面相觑。

  大姐夫看见二姐这样,直埋怨大姐,说大姐怎能那么直言说二姐呢?毕竟二姐也是50多岁的人了,她会不知道怎么过日子?

  大姐本来话赶话,还在气头上,哪会听得见大姐夫开口?便没好气地让大姐夫少说两句,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坐着没动,应声说:“大姐的饭都做好了,我们吃了再走!”

  大姐和大姐夫正互相埋怨着,没想到二姐却像六月天的雨隔牛背——一边下雨一边晴一样,像一阵风似的又回来了!

  且笑吟吟地说:“今天就看玉兰的面子!”

  我连忙说:“姊妹吵吵嘴,哪会那么小心眼,说翻脸就翻脸!”

  我们都笑了,气氛顿时又活跃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小时候心特别狠,有一次她和我打架,她把一个锄头把都打断了!”看到二姐回来,大姐十分高兴,打笑着诉说起二姐的过往来。

  “那个锄头把本来就是朽的,我一举起来它就断了!我哪还真的有那么狠心么?”二姐争辩说。

  “你小时候特别好哭,挨都没挨到你,便哭的吓死人,惹得妈妈老说我,嫌死人!”大姐说。

  “谁要你老和我过不去?”二姐一脸诡笑地冲着大姐说。

  “哪个和哪个过不去?你说清楚?一老打赖架!”大姐凝眉问二姐。

  “你说谁打赖架?你以大欺小,常等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欺负人!”二姐说。

  “哎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两个吵归吵,不要动不动就瞧气,往心里去就行。”我插嘴说。

  正在斗嘴的大姐、二姐听到我这么一说,都笑了起来。

  很快,大姐的饭烧好,大姐与二姐的“战争”也“和平”解放。

  这时,二姐突然说想吃枯豌豆,大姐连忙从家里找来豌豆,背了一碗。

  等大姐背好豌豆,我和二姐、大姐夫便围坐在饭桌旁,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不愉快的事也没发生一样。

  大姐则饭不吃,拿起手机,为我们拍下了一段又一段精彩而难忘的抖音来……

  家人的缘份真的很奇妙,亲的时候很亲,容不得旁人欺负,但吵起来的时候又跟仇人一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家的兄弟姐妹或许都有不同的相处方式,但有时候就是忍不住“吵架”——却是越吵越亲密,谁让骨头连着筋呢!

  看到此文的你,如果你有兄弟姐妹,那么,你是怎么相处的呢?欢迎留言讨论!

  齐帆齐写作课第八期